秦兮眼底没什么色彩,如同不染世俗的仙女。

所以,才让男人有征服的欲望。

“我给过你答案了。”说完,秦兮看也没看霍昊霖一眼,大步走向江鹰。

霍昊霖只能杵在原地,眼睁睁目送秦兮离开。

周围的人,开始忍不住小声议论他。

霍昊霖有些火大,狠狠扔掉了手里的鲜花。

……

秦兮走到校门口,看见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。

北御霆正坐在后座,透过车窗,能隐约看见他深沉的轮廓。

他如今二十五岁,跟五年前收留秦兮时一样,没有太大变化,依旧那样高高在上,宛如神袛,凡人皆不可侵犯。

秦兮与江鹰一同上车。

江鹰坐在驾驶位开车,秦兮则是坐在后座,跟北御霆挨在一起。

车子行驶了有一段路,秦兮才开口主动说了话:“这不是去御居的路线。”

北御霆嗯了声,那张绝美俊逸的容颜,没什么温度。

真冷啊……

如果不是秦兮早已司空见惯,她觉得自己一定会被他给冰冻住。

“去哪儿?”秦兮问。

北御霆深邃的凤眸,轻漫地睨了一眼秦兮,“顾家。”

顾家?!

秦兮扯了下唇,她记得自己当年被北御霆收养后不久,顾家人就找上了门,想带她回去。但北御霆不是个好惹的主,他不肯放人,顾家人也拿他没任何办法。

只是这五年,顾家人还是会时不时在秦兮面前蹦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