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界,谁不认识苍希?

毕竟她实在是太有名了,能够将悲伤和恐惧两种情绪带入钢琴曲里的人,估计只有苍希一人能做到。

虽然大家只听闻苍希是个女人,没有见过真容,但很多音乐平台,都有她的钢琴曲,一搜就能搜到。

她的作曲很少,但每一首都火遍了大江南北。

很可惜的是,她消失多年了。

外界传言,她已经死了。

毕竟能作出那么优秀的钢琴曲,岁数一定很老了。

谁也没在现场听过苍希的钢琴曲,但是今天秦兮弹出来了……

台下的学生们那是又惊又喜。

就连评委也像是发现了宝藏似的,直接对秦兮说:“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斯尔利歌剧院?”

斯尔利歌剧院?

众人惊!

要知道,斯尔利歌剧院集结了许多优秀的作曲家,就连清大请来的这几位评委,也是斯尔利歌剧院的人!

很多人挤破头皮,即便是拿到了全国钢琴大赛冠军,也不一定能进入斯尔利歌剧院,可是现在……秦兮居然直接要被邀请到这所歌剧院去!

这说明了什么?

说明秦兮有能力跟这四位评委平起平坐。

“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!”

台下的顾悠童发出了尖叫声,她已经完全沉不住气了,“秦兮根本不会弹钢琴,她怎么可能弹出这首囚笼,她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!”

她是想让秦兮出丑,而不是让她在舞台上大放异彩!

有人看不惯了,说:

“这种情况下能用什么手段?你是在质疑学校举办的这次海选有内幕吗?”

“就是啊,承认别人优秀有那么难吗?大家都是热爱钢琴的人,遇到这样的对手,不应该感到很自豪吗?”

“本来我还挺看不起秦兮的,可没想到她居然会弹我偶像的钢琴曲,从今天开始,我对她路转粉了。”

“我也是我也是!而且我感觉她特别低调!这么会弹琴,还说自己不会弹。”

“她就是不想出这个风头而已,何况,她这么厉害,参加钢琴大赛,对其他学生多不公平啊,她不参加海选,也是想把机会让给我们大家。”

顾悠童听见他们说的这些话,快要被气死了。

陆凝对顾悠童满脸幽怨,“你不是说秦兮不会钢琴么?现在所有人都被她弹的钢琴给惊艳到了,我再上场,明显就是自取其辱!”

陆凝很清楚自己的实力,她虽然比场上的人都会弹钢琴,可是跟秦兮比起来,根本是小巫见大巫。

现在她内心不仅怨恨顾悠童,更怨恨秦兮。

怨恨秦兮抢走了自己出风头的机会!

顾悠童:“我怎么知道那个草包居然会弹琴?是她自己口口声声说不会的!”

“她就是故意让我逼她上台,然后来打我脸!真是够心机的。”

评委们都在期待秦兮的回答。

只见她站在台上,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态度,“不感兴趣。”

秦兮居然拒绝进入斯尔利歌剧院!!

顾悠童听到秦兮这句话,在心底冷笑了一声,算她还有点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不配进斯尔利歌剧院。

评委们觉得有些可惜。

但还是尊重学生的决定。

估计这名学生,有更加远大的理想吧。

“对了,同学,你还没有告诉我们,你是如何会这首曲子的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