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开消息后,发现是今天记者跑到秦兮学校里采访的视频。

他刚要点开,耳边就传来季冠军的声音。

他老泪纵横的说道:“呜呜呜,顾总,您要为我做主啊,我跟晴空小姐,清清白白,根本没有任何关系,网络上的人,分明是造谣,造谣啊,呜呜呜!我现在连家,都不敢回。”

“老婆给我打电话,我不敢接,我怕我老婆跟我离婚,儿子给我发消息,我也不敢回,我怕我儿子打我,呜呜呜,我打不过我好大儿啊!”

季冠军边哭边吸鼻子,沧桑的脸,瞅着别提多么委屈了。

顾临微蹙着眉,还没说话,就又听他道:

“以前我谈合作,可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啊。我和晴空小姐,就简简单单的一起喝个咖啡,这些人怎么能把我和晴空小姐想象成那样!实在是太太太过分了!”

季冠军摸了一把眼泪,“我也太惨了,被人这样算计。”

他一向坦坦荡荡,从不跟外边女人有交集。

现在这会儿出了这件事,季冠军觉得,莫名其妙。

顾临:“季冠军,你对我说这些有屁用?你要有那胆子,就去跟楼下记者说,要不然别跟个娘们似的,在我面前哭哭啼啼。”

顾临无情的话语。

深深地扎疼了季冠军的心。

痛的季冠军,捂住了胸口的位置。

“顾总,我都已经这么惨了,您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吗?”

非要这么无情呜呜呜!

顾临语调不疾不徐,“这件事公关部门会处理,你不用担心,至于你的老婆孩子,你应该自己去跟他们解释清楚。”

“否则,你越是逃避,越显得你心虚。”

季冠军:“……”

顾总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他又没结过婚,怎么会了解已婚男士的辛苦呢?

当然,他不能质疑顾总,所以只能笑着点头,“是,顾总说的是。”

顾临这才将心思重新投入了手机上。

点开了今天记者采访秦兮的视频。

【顾家家主,第一任妻子的女儿。】

顾临顿时眯紧了眼。

原来这小丫头不叫晴空,而叫秦兮……

季冠军感觉顾临脸色似乎不太对劲,连忙开口道:“顾总,您怎么了?”

顾临又捏紧了手机。

指尖在疯狂的颤抖。

秦兮说,她母亲,在她出生的时候就死了。

顾呈鸣是她的亲生父亲。

这说明了什么?

说明秦兮,很有可能,是他的亲妹妹!!

顾临喉咙那处传来一阵酸楚,瞳孔中,又逐渐的,染起了一抹光亮。

他立马给自己的助理罗森打了个电话。

电话接通后,对罗森说:“查一下秦兮跟顾氏集团总裁,顾呈鸣的关系。”

语毕,他挂断了电话。

季冠军看着顾临,以为他是因为秦兮,用“晴空”的假名欺骗他,所以生气了。

急忙拍马屁说道:“顾总,晴空小姐,哦不,秦兮小姐怎么跟我们谈合作,还用假名啊,太过分了!”

“这样的人,就应该跟她解除合约!别以为她设计了个游戏就了不起,没了我们悦水集团,她啥也不是!”

顾临越听,后面脸色越黑,他掀了掀眼皮,看着季冠军,“如果你不想英年早逝,就闭上你的狗嘴。”

季冠军:“……”

半个小时后,顾临的助理罗森了解了情况,给顾临回了电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