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为什么。

陆招娣总觉得,秦兮身份不简单。

秦兮敛了敛眸,思考了一番,回答道:“可能是因为,以前我经常对她说,我将来要当老板,所以她就习惯性的喊我老板了吧。”

“真的……是这样吗?”

陆招娣呆呆地眨眼睛。

秦兮面不改色,脸不红,心不跳的说:“是。”

陆招娣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随后眼睛一亮,笑着祝福道:“秦同学,我相信你,你以后一定可以当老板的。”

不得不说,陆招娣还是挺好骗的。

秦兮勾了勾唇,“以后别喊我秦同学了,怪怪的。你要不直接喊我名字吧。”

陆招娣愣了愣,随后点头道:“好。”

其实陆招娣还想问秦兮,她是怎么懂得针灸的,是不是学过医,但是话到了嘴边,还是咽下去了,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。

就在这时,陆招娣和秦兮的耳边,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“伯母,这家美容院是真的很不错,待会儿我们一起做完spa,我请你去吃晚饭吧?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日料。”

陆凝挽着弥芸的手,俩人正缓缓地向秦兮和陆招娣这边走来。

她甜美的声音,哄的弥芸很是高兴。

弥芸笑了笑,拍着陆凝的手背,慈祥温和道:“凝凝,你有心了。”

再往前走了几步。

陆凝率先注意到了秦兮和陆招娣。

“咦?我妹妹怎么在这里呀?”陆凝停下了脚步,奇怪地看向秦兮和陆招娣方向,语气复杂的说道。

弥芸自然也看见了秦兮和陆招娣。

弥芸一眼认出了秦兮。

带着陆凝,朝她走了过去。

陆招娣看见陆凝,和她身边那位风韵犹存的女人,微微皱了皱眉。

那个女人她认识,是北家的主母,弥芸。

弥芸很喜欢陆凝,有意让陆凝当自己的儿媳妇。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面。

陆凝来到陆招娣面前,开了口,“妹妹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陆招娣闻言,低了低眸,不想说话。

倒是弥芸,开了口,“秦兮,我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,碰上了你。”

秦兮:“……”这话不应该由她来说么?

陆凝面带微笑,感受到了弥芸对秦兮的不喜,道:“伯母,您认识她啊?”

弥芸白了秦兮一眼,“何止是认识,我之前跟你提过她一次,她就是我儿子北御霆养的那个小丫头。”

“阿霆那孩子,将来肯定是要娶你的,也就是你的未婚夫,她现在赖在你的未婚夫家里不走,我看了就来气。”

陆凝脸上的笑意,顿时凝固住了。

难怪她之前觉得秦兮这名字有些耳熟,原来,她就是住在北御霆家里的那个女人!

北御霆……

她只见过那男人一次。

还是在多年前,北家的家宴上。

北御霆站在北家老宅的角落里,倚靠在墙上,懒散地抽着烟,那张绝世容颜,陆凝这辈子也不会忘记。

他是让她心动的择偶对象。

所以她才会经常讨好他的母亲弥芸,就是为了将来可以顺利的嫁给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