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商晏眼眸,随着秦兮的这句话落定,变得略微狡黠。

他侧目锁定秦兮。

没了开玩笑的意味。

“那你知不知道,顾呈鸣以前,其实还有四个儿子?”

闻言。秦兮敛眸,思考了番,摇了摇头。

她对顾家内部的事情,了解的不多。

哪怕曾经她刚回顾家,顾老爷子还在的时候,也没给她提起过,顾呈鸣还生过四个儿子。

“果然……”顾商晏冷冷地笑了一声。

秦兮疑惑眨眼,“果然什么?”

顾商晏淡淡道:“没什么。”

只是觉得,骨肉相连这话,有点假。

至少在他身上,从未体会过。

他消失这么久,他的亲生父亲,也没有牵挂过他,甚至连提,都不跟别人提一下。

顾商晏敛去眼底的情绪,继续对秦兮说道:“秦兮,没回到顾家之前,你曾经住在哪儿?”

秦兮的身手,绝对不可能是在普通环境下长大的。

秦兮怔了怔,扯唇,不想回答顾商晏的这个问题,“这是我的事情,和你没关系。”

顾商晏好端端的,干嘛在她面前说这些让人听不懂的话。

从他语气里,居然还能听到他的担忧。

深思熟虑了会儿,才道:“你跟顾呈鸣什么关系?”

顾商晏撑起脸颊,笑看秦兮,“你以为是什么关系?”

秦兮:“你太高估我智商了,你不说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

顾商晏玩味地说:“四大家族的顾家家主,和一个拳击场的混混老板,能有什么关系?”

秦兮一时语塞。

居然说不出话来了。

确实,顾呈鸣那样高高在上的人,和顾商晏这种成天打架的少年,能有什么关系?

他要真是顾呈鸣的儿子,顾呈鸣能让他在外这样混?

早就把他放在顾氏集团,学习如何经营公司了。

秦兮想的太入神,突然,头皮传来一阵疼。

她“嘶”了一声。

发现顾商晏直接扯下了她一根头发。

她瞪着顾商晏,“你干嘛?”

顾商晏将秦兮头发攥在掌心里,睁眼说瞎话,“没干嘛啊。”

“你扯我头发了。”

秦兮皱眉瞪他。

顾商晏张狂地说:“谁让你跟我说话突然出神的,这是惩罚。”

秦兮白了他一眼,“我要下车!”

顾商晏这会儿不再阻拦她,甚至还帮她打开了车门,朝着她挥挥手,“慢走不送。”

秦兮黑着脸下车,像是想到什么,回过头瞪了一眼顾商晏,冷冷地说道:“顾商晏,你脑子果然不太正常,赶紧去医院看看!”

让她上他车,说有话要问她,到最后他问了一堆寂寞。

秦兮本来以为,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呢!

现在她严重怀疑,他就是故意来耽误自己时间的!

该死,下一次她绝不跟他出来了!

下完车后,秦兮直接将顾商晏微信拉入了黑名单。

以防他再来找自己麻烦。

看着秦兮跳脚离开的背影,顾商晏的嘴角,挂上了一抹邪肆的笑容。

半晌后,他低下头,看向了掌心里,那根秦兮的头发。

虽然大抵确认了秦兮是他的妹妹,可凡是总要百分百确认才行,不能只听他人一面之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