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御霆手指不由哆嗦了下。

身体一僵。

眸光定格在秦兮的脸上,不舍得错过她脸上的一丝表情。

她,真的为他哭了。

眼泪,划过她漂亮的脸庞,倒真像个小可怜。

不知道为什么,看她哭了第一次,就再也不想看她哭第二次了。

因为他心疼。

“小兮。”

北御霆浑厚的嗓音,性感诱人,“乖。不哭了。”

谁知他一说完这话,秦兮哭的更猛了。

眼泪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往下掉,“北御霆,你不可以有事,你说过要保护我的。”

“你、你要是死了,就没人保护我了。我会被顾家人抓走,卖到大山里给人当媳妇的!我害怕。”

北御霆弯了弯唇,道:“这么严重啊?”

秦兮点点头。

“那可不行,小兮不能给别人当媳妇。”

秦兮只顾着担心北御霆了,完全没有读懂他这句话的“歧义”,还附和着他的话说:“对,所以你不可以有事儿。”

萧白凑到了江鹰身边,皱皱眉,“我怎么闻到了一股狗粮的味道?”

江鹰:“加一。”

萧白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出声,“北爷,您差不多就得了啊,看小兮宝贝哭的多可怜啊。”

他虽然不经常来御居,可也见过秦兮不少次,关系还算不错。

在他印象中,秦兮跟其他小女生不一样,她从来都不哭不闹,看起来跟个大人似的。

这会儿哭成这样,肯定特别特别难过。

秦兮看向萧白,吸了吸鼻子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就是,北爷他身体没事,子弹也没伤中要害,修养一段时间方可痊愈,小兮宝贝,你也不用太担心了。”

秦兮听到萧白这么说。

这才松了口气。

眼泪也憋回了眼眶里。

忽然,北御霆一道冰冷的嗓音响了起来,“你喊她什么?”

他视线如同刀刃一般,锁定在萧白身上。

萧白仿似感受到强烈的暴风雪,拍打着自己的身体,令他摇摇欲坠。

北爷怎么这么大的醋味啊,不就是一个称呼,至于吗?

萧白慌乱极了,将求助的目光,看向了江鹰和林野。

江鹰和林野连忙退到一旁,表示他们也保不了他。

萧白结结巴巴的道:“北爷,我我我……我的意思是秦兮是您的小宝贝。”

北御霆脸色这才风雨转晴。

萧白有些无语,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,北爷居然这么闷骚呢。

“哦对了。”萧白想起了正事。

用手套拿起了刚才从北御霆后腰上取下的子弹,递给林野看,“这是什么子弹,居然能穿过防弹玻璃?”

林野接过那颗子弹,打量了起来。

半晌后,他语气沉重,“是新型子弹,对方来头不小。”

江鹰:“林野,你知道这子弹出自哪里吗?”

“我担心对方还会冲着北爷来。你是不知道今天情况有多危险,我们几个差点连命都要丢了。”

林野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出自哪里,但对方应该不是帝都人。”

一般的仇家,通过某些手段,都是可以轻而易举查到,然后一举歼灭的,根本不会再给对方第二次对付他们的机会。

可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。

对方不仅枪法好,隐藏能力强,而且根本没有暴露自己的行踪……

在帝都,基本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。

秦兮听到林野这句话,抬了抬眼皮,视线忍不住看向了林野手里的那颗子弹。

她站起身,朝着林野走了过去。

开口道:“能给我看一眼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