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已经没再流了,只是还有一道刺目的刀痕而已,称不上有多疼。

秦兮摇头,“不疼。”

跟在北御霆身边久了,她觉得自己都要变娇气了。

这伤跟她曾经受过的伤比起来,简直小巫见大巫。

北御霆紧紧抓着她的手腕,从医药箱里拿出消毒的药。

秦兮急忙道:“我来吧。”

他自己都受了那么重的伤,难不成还要给她上药?

“别动。”

北御霆沉着嗓,一字一顿道。

孤傲冷寂的语气,带着丝丝寒凉。

秦兮闻言,没动了。

半晌,掌心那处传来微微的疼痛。

是北御霆在给她上药。

他很细心,动作无比轻盈,给她上药时,还时不时的蹙眉,像是生怕她疼。

秦兮脸颊微微地泛起红润,低头不语。

空气中,只能听到他们彼此的呼吸声。

秦兮抿唇,看着北御霆那张蛊惑众生的脸,忍不住开了口,“那天晚上,你是去找北凌轩了吧。”

北御霆给她上药的手一顿。

他很清楚,秦兮指的是他去找北凌轩算账的那晚。

秦兮见他不说话,不依不饶,“你是为了我,所以伤了他,对吗?”

北御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掀起眼皮,盯着秦兮,“跟你没关系,别乱想。”

“北御霆,我……不是小孩子。你也不用骗我,我都知道。”

北御霆没说话,微微眯眼。

没人知道他此时此刻再想什么。

忽然,他轻哂了声。

事情到了这一步,他也不打算继续骗她,“嗯,我确实为了你,找北凌轩算了个账。你准备怎么感谢我?”

秦兮咬了咬唇,问道:“你想我怎么谢你?”

“不如以身相许?”

秦兮猛的被自己口水呛住了。

狠狠地咳了几声。

小脸通红通红的看着他。

那模样,俨然像被欺负了似的。

“嗯?”北御霆勾了勾薄唇,“小兮不愿意?”

这太直接了,也太突然了。

把秦兮吓的够呛。

她还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,一时间愣愣的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这一刻,秦兮脑子里突然出现了稀奇古怪的想法。

北御霆不会喜欢上她了吧?

可他不是一直把她当妹妹吗?而且还总是让她喊他哥哥。

看着秦兮木讷的脸,北御霆知道自己太过于唐突了,无奈一笑。

揉了下她脑袋,“不用着急回答我,我可以等你。”

秦兮:“……”

等、等什么?

瞧见秦兮这呆滞的样子,北御霆就知道,她根本没听懂他说了些什么。

北御霆弯了弯唇,适当地转移了话题,“小兮,你今天听到了我和我妈的对话,现在会不会很害怕我?”

“怕什么?”

秦兮不解道。

他说:“我命里带煞,跟我太过亲近的人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以前,北御霆从没有对秦兮说过这些。

关于北御霆的背景,秦兮也不太了解。

但秦兮只知道一件事,他对她很好很好。

关于什么命里带煞这样的东西,秦兮从来不信。

她信的,是自己所感受到的,和自己所看见的。

“我跟你朝夕相处了五年,不是照样活的好好的吗?而且,当年要不是你救我,我现在肯定过的特别惨。”

秦兮一脸认真地说道。

北御霆眸色深了深,唇瓣扬起弧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