紧接着,也不等北御霆开口,弥芸又说出了最残忍的话,“怪不得你十岁那年,算命大师说你命里带煞,会害死直系亲属!本来我还对此有所怀疑,现在基本上是确认了!”

“当年我念你还小,又是我儿子,只是把你丢在御居,没让你从北家彻底脱离。可不曾想,你还是出来害人了!我就不该生下你这么个坏种!”

弥芸转过脑袋,不愿意看北御霆。

仿佛这个人不是她儿子。

而是她的奇耻大辱!

北御霆缄默不语。

只是深邃神秘的眸里,渐渐冷到没有一丝情绪。

江鹰听到这些话,皱了皱眉,拳头不由地握紧。

北爷这一家人还真是奇葩!

说出的话实在太过分了!

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北爷的母亲,江鹰一定狠狠骂她一顿。

早知道,让林野来了。

林野可不会顾及那么多。

只要有人敢说北爷一句不是,林野才不会管对方是什么身份,直接开干!

站在病房外的秦兮,自然也听到了弥芸那些话。

突然间,胸口那处有点儿闷。

怪不得……

北御霆会看起来那样孤僻,对谁都不信任,每天冷冰冰的。

因为他生活在黑暗里,需要用冷漠的外壳,来保护自己。

终于,沉默许久的北御霆,笑出了声,嗓音缱绻中夹带着一丝丝凛然,“是吧,我也觉得,你不应该生下我。”

“毕竟,我可是一颗定时炸弹啊,万一哪一天突然爆炸,把你们北家人全部炸死了怎么办?”

北振池听到这话,忍不住皱眉,他走到弥芸身边,将她护在自己身后,看向北御霆。

这一刻,北御霆仿佛不是他们的家人,而是仇人。

“北御霆,你既然这么不顾及手足情分,我也将不再顾念父子情分,将来m.e集团的股份,你一分也别想要!”北振池严肃的说道。

江鹰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心想,他们北爷缺m.e集团那点股份吗?他们怎么那么大的脸?

区区m.e集团,连他们北爷旗下最差的一家公司都不如好么?

听没听过一句话,叫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?

北家,只能在帝都算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但他们北爷,在整个世界,乃至全国各地,都有自己的一片领域。

只是他比较低调而已!

北御霆笑着说:“是吗?我好害怕啊。”

他嘴上说着害怕,可却让人感受不到他的一点儿害怕。

北凌轩一听自己父亲不给北御霆股份,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毕竟这样,北御霆的股份就都是他的了!

北凌轩立马找准时机,开了口,“哥,你别这样气爸妈了,虽然你想置我于死地,可在我心目中,你一直是我的哥哥,这次的事情我不怪你,只要你肯给我道个歉,一切就都过去了。”

北凌轩太了解北御霆了。

他有他的骄傲。

道歉?

这个词在他的字典里,几乎没有!

北御霆讥讽地轻嗤了声,声音沙哑的说:“我不跟狗道歉。”

北凌轩闻言,脸色聚变,一双眸子死死的看着北御霆,恨不得将他给看出一个洞来!

他居然骂他是狗!

把他伤成了这副样子,现在还用这样的态度跟他说话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