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悠童委屈的咬住了唇,小心翼翼地望秦兮那边看了一眼。

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让人误会,这是秦兮弄的。

弥芸注意到顾悠童的眼神,看向了秦兮。

可她发现,秦兮也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和顾悠童。

秦兮那束目光看起来非常刺目,让弥芸非常不自在。

顾悠童声音甜软的出了声,“伯母,得知你和伯父回了帝都,我想你们一定在医院陪轩哥哥。所以高兴的往医院赶来,可没想到,恰好碰到了姐姐站在你们病房门外……偷听。”

“偷听”这两个字,顾悠童还故意把声音放小了,感觉像受了极大委屈一样。

弥芸听到顾悠童这么说,眉头紧锁。

她最讨厌别人偷听!这种行为简直伤风败俗!

北御霆知道秦兮来了。

看向了门口。

眉宇间闪过一道凌厉。

她怎么会出现在医院?

刚才……他和他母亲的对话,她是不是全部听见了?

顾悠童吸了吸鼻子,又开了口,“可能是因为我不小心撞破了姐姐正在偷听,所以她恼羞成怒,把我炖好的鸡汤抢了过去,泼在了我的身上。”

“伯母,我……我没事的,我不怪姐姐,姐姐可能也是一时生气。”

秦兮听着听着,就忍不住笑了。

她眸色深沉又慵懒,眼睛里都是对顾悠童的不屑。

“你笑什么!”弥芸冷声开口问道。

弥芸听顾悠童说过。

秦兮是顾家流落在外的孩子,五年前被顾家找回,但是谁知,她一回家就克死了顾老爷子,导致顾家人生气,想要把她给送走……

可没想到被北御霆救下了。

救下也就算了,还收养了这么多年!

弥芸自然是打心眼里看不起秦兮的,谁知道她过去的那十三年在什么鬼地方生活?

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野丫头!

现在还当着她面,这么没有礼貌!

秦兮勾了勾唇,“我就是单纯的欣赏一下顾小姐的表演,没什么其他的意思。”

顾悠童委屈的出声道:“姐姐,我知道你讨厌我,可那个鸡汤是我幸幸苦苦炖了几个小时的成果,更是我的心意……你糟蹋了也就算了,还这样针对我。”

弥芸闻言,护着顾悠童,看向秦兮,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就会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。”

“甚至还伤害自己妹妹,你这丫头真是坏到骨子里了。”

江鹰见秦兮孤立无援,忍不住的说道:“秦小姐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弥芸看向江鹰,“你是个什么东西?北御霆身边的一条狗罢了,也配同我讲话?”

现在的弥芸,是完全没有大家风范该有的气质了,整张脸都带着尖酸刻薄。

江鹰脸色沉了下来,默默的走回到了北御霆身边。

“北爷,您要不要去帮帮秦小姐。”

北御霆幽沉的说道:“她自己会解决。”

事实上,秦兮确实是身正不怕影子斜,她说:“这里的医院都有监控,需不需要把监控调出来给你看看?是不是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,我把鸡汤泼到了你身上。”

闻言,顾悠童眼底闪过慌乱。

她只顾着陷害秦兮了,没想到医院还有监控这一茬。

她急忙道:“不用了,我不怪你的……这事儿我也不想追究了。”

语毕,她生怕秦兮真的会去调监控,慌不择路的对弥芸说道:“伯母,我想进去看看轩哥哥。”

弥芸慈祥道:“进去吧。”

说完,她就拉着顾悠童一起往病房里走,懒得管秦兮。

秦兮依旧站在外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