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便是黑夜,他也能通过月光下若隐若现的光,清晰看见,她右手的掌心,还在流血。

并且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。

北御霆这会儿全身上下都是戾气。

“怎么弄的?”

低沉沙哑的声音,冰冷的不像话,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紧紧盯着秦兮的掌心,目光极其狠戾。

秦兮:“不小心划伤的。”

不小心划伤的?

这话可信度不高。

北御霆眼底染上一层浓墨,一字一顿道:“你确定?”

秦兮点了点头。

北御霆要笑不笑的看着她,语调漫不经心,“先上车。”

他帮秦兮打开了车门。

秦兮深吸了口气,坐进了车里。

……

江鹰开车后。

秦兮身体和北御霆紧靠在一起,周围气氛古怪极了。

“你怎么会来医院,嗯?”

终于,还是逃不开这个问题。

秦兮很心虚。

目光下意识地看向车窗外。

北御霆低沉而又阴冷的嗓音继续响起,“秦兮,说话。”

“手受伤了,所以来医院包扎一下。”

秦兮想了一个最拙劣的理由。

这个理由,傻瓜都不会信,更别说北御霆了。

秦兮也很清楚,他根本不可能相信。

然,北御霆没有拆穿她。

只是问,“你在病房门口,听到了什么?嗯?”

秦兮抿了抿唇。

倒是大方承认,“该听到的,不该听到的,都听到了。”

听北御霆母亲说,他命里带煞。

这种鬼话,也就是怕死的有钱人会信。

秦兮眨了眨眼,突然想起。

顾家人又何尝不是如此?

当年林玥说她克死了爷爷,结果顾呈鸣想都不想,就要让她消失,生怕还会再祸害上顾家其他人。

北御霆冷嗤一声。

正要说什么,突然车轮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,前面开车的江鹰有点控制不住方向盘。

车狠狠往旁边打滑,幸亏江鹰车技好,才没让车撞上前面别人的车。

这里可是高速公路,虽然这个时间段,车辆不多,不堵车,可还是有大概率发生车祸的。

江鹰不得已,停下了车。

北御霆蹙了蹙眉,嗓音清冽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北爷,车轮胎好像破了。”

北爷的车可是由高级汽修专业人士组装的,质量很好,加上大城市马路上根本不可能有东西能扎破轮胎,就算有,也不可能扎的破这种高质量轮胎。

唯一的可能就是……

突然,车的玻璃传来一阵巨响,一颗子弹,以最快的速度,打穿了玻璃。

子弹,从后座的玻璃,穿到了另一边。

一阵风从外边袭来。

北御霆黑眸凝成一道冰点。

江鹰坐在前面急忙开口道:“北爷,有人朝我们开枪,防弹玻璃也能被打碎,这子弹威力不小啊。”

因为这阵枪声,周围传来不少轰动,高速公路上,车辆火速减少,都逃走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