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是毁容了。

她这辈子都完了。

秦兮看着突然做出这种举动的顾悠童,眉头蹙紧,神色透着复杂。

林玥见自己女儿居然给那个贱人下跪,恼火极了,嗓音尖锐了起来,“悠童,你这是做什么!丢不丢人!”

事到如今,顾悠童哪里还管丢不丢人,她必须要治好自己的脸,等她把自己脸给治好了,再找秦兮慢慢算账也不迟!

顾呈鸣走到顾悠童身边,着急忙慌的把她拉起来,“悠童,乖,听话。爸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治疗你的脸,别闹了。”

顾悠童:“可是我脸真的好痒,好痛,我一刻也等不了。”

秦兮眯眼看着顾悠童。

她擅长制药。

给顾悠童吃的那颗药,已经是她所有毒药中,威力最小的一种药了,根本用不着解药。

秦兮扯了扯唇,散漫地说道:“我没有解药,不过只要你不去抓,不去挠,脸顶多一周就能恢复了。如果你又抓又挠的话,说不定真的会毁容。”

听到秦兮这么说,原本正在挠脸的顾悠童,立马停止了手中的动作。

眸光恶毒的看向秦兮,那眼神仿佛在说,“我不会放过你的”。

最终,顾呈鸣一家子,还是灰头土脸的离开了。

他们走后,客厅只剩下秦兮和北御霆,门外守着江鹰林野。

与北御霆坐在一起,秦兮感觉周身空气有点稀薄,还夹带着冷意。

秦兮意识到自己跟北御霆身体挨的有点儿近,挪动了下屁股,与他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。

北御霆幽沉的视线,意味深长的落定在秦兮身上,薄唇微微弯起,挂着清冽完美的弧度。

“秦兮,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。”

“啊,”秦兮目光闪躲,有点儿心虚,“什么本事?”

“你喂她吃的什么药?”

这个她,指的显然是“顾悠童”。

秦兮呃了一声,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北御霆,“就,普通的过敏药吧。”

其实是她研制出的一种,短暂性长痘痘的药,发作快,恢复时间也快,专门用来恐吓人的。

当然这话她不敢对北御霆讲。

“哪里来的?”

他继而又问。

秦兮:“药店买的。”

“是么?”

他嗓音越发凛冽。

秦兮点了点头,看向北御霆,“你不相信我吗?”

北御霆对上秦兮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心脏那处狠狠颤了下,他移开视线,微微滚动了下性感的喉结,道:“为什么喂她吃那种药?”

“她诋毁我妈,我气不过。”

北御霆听到这儿,眸子沉了沉,薄唇轻启,对她说:“那你下手太轻了。”

秦兮身体一僵。

难道,北御霆认同她的做法?

随即,又听到北御霆开口道:“下次谁惹你不高兴,记得跟我说,不用你亲自动手,脏。”

秦兮闻言,心底浮现感动。

似乎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北御霆永远都是站在她这边的。

“不过……”北御霆身体逼近她。

那张俊美如斯的脸,在秦兮瞳孔中放大。

“今天我帮了你,你打算怎么感激我?嗯?”

秦兮咽了咽口水。

别开脑袋,不敢看北御霆。

他那张脸太令人犯规了。

秦兮感觉自己脸庞仿佛被火烧一样,烫的惊人。

“你打算,让我怎么感激你?”

半晌,秦兮吐露出了这句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