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围人说的话,秦兮都听见了。

diana是她的母亲。

顾悠童脖子上戴着的那条项链,是她母亲送给她的。

可是现如今,却被顾老太太,戴在了顾悠童的脖子上。

顾老太太冷笑一声,又道:“这条项链,就当是我送给悠童的订婚礼物了,它现在是属于悠童的。”

闻言,秦兮拳头隐隐握紧。

意识到秦兮情绪很不对劲,北御霆立马起身,站在了她的身边,修长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,性感低沉的嗓音,安抚着她,“小兮,冷静。”

在这种场合下,秦兮若是失了控,那顾家人要的效果就达到了。

他们就是想在所有人面前,给秦兮最大的羞辱和伤害,让她崩溃。

北御霆漆黑幽深的眸,危险的眯紧,他看向顾家人,俊美的脸庞全是寒意。

也许,顾家人,应该早一点去见阎王!

但,不能脏了他小兮的手!

同样愤怒的,还有顾商晏。

这老太太,不仅污蔑他母亲出轨,还私自将他母亲的遗物乱赠予他人。

那可是他母亲十月怀胎时,幸幸苦苦设计出的项链。

是送给秦兮来到这个世界的礼物。

他母亲死后,项链被顾老太太拿去了。

如今,顾老太太居然这般光明正大的戴在林玥女儿的身上。

怎么会有这般厚颜无耻的人!

顾商晏根本无法忍受,在人群中大喊了句,“顾老太太,你简直是欺人太甚,就算秦兮不被你们顾家承认,可秦兮母亲留给她的遗物,你怎么能给顾呈鸣第二任妻子的女儿?”

“你连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不要了吗?”

顾商晏大喊道。

瞬间唤醒了所有人。

是啊,再怎么样,那也是秦兮母亲留给她的遗物,顾老太太怎么能送给顾悠童呢?这也太欺负人了……

顿时间,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了秦兮。

“谁?谁在说话?”

顾老太太沉着脸道。

她没想到,会有人反驳她!

她今天做出这个举动,只是想让所有人知道,秦兮,是一个笑话。

明天新闻上,也一定会遍布秦兮被顾家羞辱的这件事。

自然,秦兮也没脸继续待在帝都。

原本她以为不会有人反驳自己的,毕竟场上的人不会不识趣的得罪顾家。

所以到底是谁,居然敢有这个胆量,来挑战她的权威!

这会儿,所有人的视线都停在了顾商晏的身上。

顾商晏穿的跟个老大爷一样,衣服松松垮垮的,还戴着墨镜,满脸胡渣,看起来像极了算命大叔,江湖骗子。

顾商晏:“……”

这些人看他干什么?

他哪儿说错了?

顾商晏站在中间,与这里的人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。

“你是谁?”

顾老太太没见过这个人,用拐杖敲打了下地面,怒不可遏道:“来人,把他给我轰出去。”

顾商晏全副武装成这样,根本没人认得出他。

几个穿着黑衣的保镖,上前要将顾商晏给轰出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