顷刻间。

房间内,包括房间外围着的人,都寂静无声了。

秦兮亲眼看见顾悠童将自己母亲,生前设计的最后一条项链,摔断在了地面上。

而她,根本来不及阻止。

秦兮的瞳孔,逐渐变深。

顾悠童却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扬起脑袋,挂着得体的笑容,对大家说道:“既然这条项链这么邪乎,留着也只会祸害到更多的人,倒不如毁了。”

然而,顾悠童的话音刚落,就看见一个人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这边走来。

是今天帮秦兮说话的那个男人。

顾商晏眼睛猩红一片,看起来非常可怖,他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刺激一般,也不顾及这是什么场合,直接上手拽起了顾悠童的衣领。

顾悠童脸色顿时苍白,感觉自己身体都被提了起来。

“你他妈的,给老子去死……!”顾商晏二话不说,直接抬起手,用力的一拳捶在了顾悠童的脸上。

顾悠童的右脸,瞬间肿了一大块,她捂着脸,不可思议的看向顾商晏。

“你疯了吗?!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你敢这样打我?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,你就要从帝都滚蛋!”

空气中,蔓延着一丝安静。

谁也不敢相信,平时和善无比的顾家千金,这会儿居然这么的粗俗。

不仅摔断了秦兮母亲留给秦兮的遗物,甚至还当着这么多人面破口大骂,一点淑女形象也没有。

仿佛,这会儿的顾悠童,才是她最真实的一面。

顾商晏冷笑一声,“好啊,现在就让人把小爷赶出帝都啊,小爷看你们顾家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你!”

顾悠童被气的哭了出来。

模样那叫一个可怜,可此时,在场的人,没有一个心疼她的。

顾老太太看见孙女哭成这样,自然是心疼的,虽然她刚才的举动确实是太过了,但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女,自然要为她说话。

顾老太太出声道:“不管怎么说,悠童的行为也是为了大家好,毕竟她说的没错,这项链是个邪物,毁了才不会伤害到更多的人。”

“邪、物?”

秦兮一字一顿的出了声,从人群中,慢慢地走到了顾老太太和顾悠童的面前。

她低头,看着那条被顾悠童摔成两段的项链。

心脏揪着疼,就像有一把无形的刀,在她的心脏那处,用力的剜了一刀。

可她并没有表现出脆弱。

而是弯下腰,将那条被顾悠童摔断的项链捡了起来。

顾商晏心疼坏了自己妹妹,想对她说些什么,可话到嘴边,又咽下了去,因为他知道,自己不能给她添麻烦,只能站在一旁,默默地守护她。

北御霆深眸直视着秦兮,没有过去阻止她,他知道,秦兮这会儿肯定很愤怒,想找顾家人的麻烦。

不过,即使她待会儿要杀人,他也会给她递刀子,替她断后,护她周全。

这会儿连待在角落里的江鹰都看不下去了,走到北御霆的身边,不爽的开口道:“这顾家人也太恶毒了,真是丧尽天良。现在秦小姐一定很伤心,北爷,您不去帮帮她吗?”

北御霆薄唇轻启,漂亮的凤眸凝了凝,“她能解决。”

是个肯定句,包涵了他对她的信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