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悠童说的是“要”而不是“要回”,这两者的差别可大了。

她这样说,分明是已经把那条项链当成了自己的东西。

秦兮眸色森冷,看顾悠童的眼神,仿似像看待一个死人。

顾悠童无视了她的眼神,自顾自的又道:“可这条项链,是奶奶送给我的订婚礼物,我不能给你呀。”

她低下头,看起来楚楚可怜,可说出来的话,却装腔作势,“如果,姐姐你真的很喜欢的话,我也是可以借给你戴一戴的……你就别气奶奶了嘛。”

顾悠童硬挤出了一抹笑容,可眉宇间却是极不情愿。

听到顾悠童说的那些话,贵妇们看不下去了,纷纷议论道:

“唉呀,不就是一条项链吗?秦兮至于吗?”

“就是啊,秦兮何必找个人来气顾老太太,看把顾老太太气成什么样子了。”

“这好歹也是她妹妹的订婚宴,她非要把事儿搞的这么难看吗?”

从头到尾,秦兮全程没有说一句话,却被这些人讽刺了个遍。

顾商晏蹙了蹙眉,气顾老太太的人是他,怎么这些人又把罪往他妹妹身上推去了?

还有,顾悠童哪儿来的脸说出那些话的?

以前小时候他不知道顾悠童居然这么白莲花,今天可算是真的领教到了。

顾商晏黑着脸,“你们要说就说我,跟秦兮有什么关系?老子走还不行吗?小爷还不稀罕待在你们这个破地呢!”

林玥见状,立马道:“秦兮,你确定你不认识他?我看他的性格跟你像的很!”

林玥站在台上,一副为我独尊的模样,“悠童那条项链,实在不能给你,不如这样吧,我给你几千块钱,你自己去买一条。”

几千块钱的项链,对这个穷酸女来说,已经够多了吧!!

说着,林玥扫了一眼顾悠童脖子上的那条项链,一看见那条项链,她就感觉像是看见了方圆君。

眼中闪过一道心虚,还有妒忌。

方圆君这贱人设计出的东西居然还能被世人记住!呵!

顾商晏听到林玥这么说,愤怒十足。

他觉得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快要抑制不住了。

恨不得上台跟林玥打一架,把她揍到体无完肤!

就在这时。

一道沉而有力,带着凛冽的嗓音响了起来,“你们想见血光吗?”

北御霆语气慵懒的问道。

用漫不经心的语气,说出了最狠的话。

他半掀着眼皮,又道:“小兮是我的女人,容不得外人诋毁一句。”

“若你们再多说一句话,我不介意把你们的嘴割下来喂狗。”

这话若是换了旁人说,别人根本不会在意。

可北御霆的狠辣,大家都是知道的。

他的手下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更别说他了。

在场的人,谁也不敢得罪北御霆啊。

顿时间,整个会所都变得寂静无声了起来。

顾悠童脸色顿时苍白了许多。

她不敢相信,北御霆居然会在她的订婚宴上,说出这样血腥的话,关键还是为了秦兮!

就在气氛陷入尴尬和安静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