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被带到了警局的审讯室里。

一眼看去,看见了陆父,陆母,还有陆招娣和陆凝。

他们一家四口,全在审讯室。

秦兮面不改色的走近他们。

注意到了陆招娣和陆凝父母的长相。

陆父和陆母都长的都不错,年轻时,应该是郎才女貌。

秦兮眉梢微挑,看见了坐在审讯室最中间的穆泽旭。

身后俩个警察对穆泽旭说道:“穆队长,人已经带来了。”

穆泽旭抬起了眼皮,撞上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瞳。

秦兮就淡定的站在他面前,那双冷清的眼睛,带给人的压迫感似乎远超于他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很难相信,站在他面前的,会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。

穆泽旭觉得她有点儿眼熟,打量了一会儿才想到,她似乎是之前新闻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顾家弃女。

虽然穆泽旭对花边新闻不感兴趣,但有时候手机热搜会弹出来,所以自然对这件事有些许了解。

难怪觉得她名字耳熟。

秦兮镇定自若地出了声,打断了穆泽旭的思绪。

“喊我过来干什么?”

陆招娣本能的从一旁沙发上起身,想走到秦兮身边去,却被陆父一双凌厉的双眼给制止了。

陆招娣只能缩着肩膀,委屈地咬着唇。

内心祈祷着秦兮一定不要有事。

穆泽旭语调略带严肃,想压下秦兮身上自带的气场,“陆氏集团的减肥药,是你研究出来的?”

秦兮漫不经心地说:“不是。”

陆凝激动的起身,指着秦兮,现在她已经完全没有理智可言,只想把秦兮拉下马,“你胡说八道!那些药是你给我妹妹的!”

秦兮嗤了一声,讥讽地反问道:“你妹妹体内有毒素,导致肥胖,我只是对症下药,给她吃了一些排毒去湿的药。可是你非要觉得它是减肥药,所以偷了,自己拿去做研究,甚至添加跟我药相冲的食欲抑制剂。”

“这难道不是你们的错吗?”

陆凝白皙的脸庞,气成猪肝色,胸口上下起伏,显然被秦兮堵的说不出话。

但她知道,自己不能败下阵来,便又道:

“可说到底,这减肥药里也有你药的成分,谁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的药有毒,所以才害的我们陆氏集团的顾客出事。”

秦兮撩了下眼皮,唇瓣微启,道:“先不说我的药有没有毒,就算有,也不是你们直接拿去市场上变卖的理由。”

“没有经过合格的检验,出事了,难道不应该是你们陆氏集团的原因吗?”

陆父听到这话,脸色难看极了,没想到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说起话来居然字字句句都能戳到点子上。

陆父面容严峻地开了口,“我们陆家作为古药家族,看着每年被肥胖症困扰的患者,自然想要快一点救他们,让他们瘦下来,毕竟我们家招娣服用了你的药,确实是瘦了,且没有任何不好的症状,所以我们才会放心,先拿到市场上去卖。”

“但我后面还是会让食药监督部检验的!”

秦兮被这套说辞逗乐了。

难怪陆凝是一个颠倒黑白的能手,原来她父亲也是如此。

陆母坐在一旁,看着陆父这言之凿凿的模样,动了几下唇,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作为他的妻子,她是真不希望自己丈夫,为了逃脱罪名,将所有的错都推到另一个女孩的身上。

只可惜,这事关陆家的名誉,她即便是不希望这事儿连累到别人,也只能在一旁默认,不说话。

穆泽旭听完这些话,看向秦兮,这事儿双方都有错误,谁也逃脱不了罪名。

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穆泽旭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