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放慢了脚步,但没有停下。

蓝琛也随之而来的放慢脚步,边跟跟在她身边,边道:“你既然知道减肥药有问题,为什么不想办法黑进陆氏集团,让他们停止销售?”

秦兮闻言,停下了脚步,侧目睨向蓝琛。

“第一,我不是慈善家,凭什么要帮陆家?”

他们做错事情,不选择改正,就该承担风险,何况她已经提醒过了陆凝,是她自己不听,这跟她没有关系。

“第二,陆氏集团不仅是在线上卖药,他线下也在生产,只要有人想买,都可以到陆氏集团的古药店买到,所以,如果陆氏集团不下架这类减肥药,也不发布声明,买的人只会越来越多,就算黑进了他的公司也没用。”

因为现在的人,大部分都喜欢跟风。

“第三,陆凝不停的冤枉我,在学校论坛上抹黑我,我又凭什么要帮她解决这些麻烦?”

她又不是圣母,没有这个义务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蓝琛刚要说话。

秦兮就打断了他,“蓝琛,你有没有听说自食恶果?”

说到这儿,她停顿了下,继续道:“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,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

蓝琛:“秦兮,你不该是这样的人,错的人是陆凝,跟陆家没有关系。”

如果后面有人服用陆家的减肥药,身体出现问题,那么对陆家来说,将是巨大的打击。

这么多年积的德,将在顷刻间毁于一旦。

“光有陆凝一个人的力量,减肥药能这么顺利在市场上卖出去吗?”

秦兮反驳道。

显而易见,不能!

“陆氏集团这么做,就是为了赚钱,挤进四大家族,根本没有考虑到顾客的身体,所以出了问题他们也得自己兜着。”

一报还一报罢了。

他们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

蓝琛知道秦兮说的话有道理,可是……他还是不想看见陆家眼睁睁没落。

“秦兮,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吗?”

“蓝琛,你把我想的太有本事了,药已经卖出去了,顾客肯定也都已经服用,出事是早晚的事情,该说的,我都已经跟陆凝说了,她不听,就跟我没有关系了。”

蓝琛闻言,犹豫了会儿。

心想,秦兮确实是没有义务帮着陆家。

何况陆凝这般在学校抹黑她。

导致现在她在学校里的名声臭到了极致……

秦兮不找她麻烦就已是仁慈。

蓝琛叹了口气,“对不起,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。”

秦兮冷漠道:“没事我就先回家了,再见。”

说完,她就离开了。

这一次,蓝琛没有勇气在追上去。

他突然间就发现,他对自己的偶像,还是不够了解。

……

秦兮回到了御居。

今天回家有点晚。

她还没进家门,就看见了站在御居门外的北御霆。

北御霆修长的身姿,在夜色中,显得格外挺拔。

他漂亮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,后山时不时传来一些乱七八糟动物的吼叫声,在夜里显得略微恐怖。

北御霆看见回家的秦兮。

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漂亮的烟圈。

烟雾缭绕在他俊美的容颜之上……

秦兮走近了他。

北御霆立马掐断了手中的烟,丢在了地上。

他低眸看着秦兮,薄唇轻启,“这么晚回家?”

语调带着些许深沉和不悦。

秦兮看了下天色。

秋天比夏天要暗的比较早,这会儿天色已经一片漆黑了。

秦兮:“今天在学校看书,看的太入迷,所以晚回家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