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久。

秦兮瞧见北御霆眼皮沉了沉。

他这才从她身上离开,躺在了她的身侧。

秦兮眨了眨眼睛,侧身,睨向了他,发现他居然睡着了!

秦兮对着他精致的容颜看了好一会儿,知道他这会儿是喝酒喝的有点儿醉了,便也没有叫醒他。

她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,轻轻地点了点北御霆的鼻梁。

眼眸缓缓地转变成了悲凉。

她知道自己对不起他。

她也知道,一旦离开他,以他的性格,大抵可能这辈子,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可她现在只有两个选择,两个选择都是深渊。

而她必须要往一个深渊里跳。

而回到七区,她才能保全身边的人不受伤。

如果她继续留在北御霆身边,不仅很多事情都得不到了结,也还会继续牵连他。

她只能离开。

或许安稳的生活,从来都不属于她,而她这五年来的安稳,都是偷来的。

秦兮凑到北御霆的唇瓣,沿着他的唇往上,在他的鼻尖上留下了轻轻的吻。

哥哥,如果我能活着回来,你想怎样惩罚我都行。

……

时间过得很快,马上就到了周一。

秦兮和往常一样来到学校。

得知了陆父揽下一切罪行,陆凝被无罪释放的消息。

不过她父亲估计要蹲很久的局子。

但这跟秦兮没有什么关系,她也没有太过于在意。

毕竟这样的结果,她已经料到了。

陆氏集团因为这次的事件,公司股价一路往下跌,现在任职陆氏集团董事长一职的人,也换成了陆凝父亲的旁系亲属。

之前陆凝有多风光无限,现在就有多落魄、狼狈!

不过好在陆凝人缘还是可以的,即便是出了这件事,陪在她身边的姐妹,也不在少数。

李萱就是其中之一。

毕竟她最重情义。

秦兮一走到计算机系门口,就看见了陆凝和李萱俩人。

李萱也是把秦兮当成自己朋友的,所以表情难免有些尴尬。

陆凝眼眶红润,唇瓣苍白,今天她特意化了一个病态虚弱的妆容,就是为了让人觉得她现在很可怜。

秦兮看见陆凝,原本是不想理会她的。

毕竟她现在心烦意乱的很,没兴趣去应付陆凝。

可是奈何陆凝根本不愿意放过她。

直接挡在她要进入教室的门口前。

陆凝道:“秦兮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赢了?”

秦兮静静的没说话。

陆凝死死的瞪着秦兮。

现在她变成如今这副样子,都是因为秦兮!

如果不是秦兮,她也不会这么惨!

陆凝接着说:“我没有被关进牢里,你是不是很失落啊?”

终于,秦兮的面容有了丝丝的松动,冷眼看向陆凝,语气冰冷道:“让开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