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言,秦兮怔了怔,眼睛不敢看北御霆。

她知道,他说的是自己装神弄鬼的事情。

他一早就知道是她干的,但还是一直在帮她开脱。

甚至为了护着她,在大庭广众下,断掉了顾悠童的手指。

秦兮低头不说话。

可北御霆并不想此事作罢。

他睨向秦兮,漂亮的眼尾捎扬,嗓音沉而有力的说道:“说说看,为什么要装神弄鬼?”

秦兮总不可能真的是为了一条项链,就如此大动干戈,肯定还有其他原因。

而且她今天的行为,明显就是冲着林玥去的。

秦兮抿了抿唇,深呼吸了下。

“你怎么就这么确定,今晚装神弄鬼的人是我呢?”

北御霆狭长的眼型弯了弯,冷冷地扯出了一抹弧度,“秦兮,我养了你五年,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。”

秦兮眸色泛起涟漪,低头笑了,不过只是片刻,她便收起了嘴角的笑意,“林玥,是害死我妈妈的凶手!所以,她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”

北御霆倒不意外她会这样说。

“你很早就知道,她害死了你母亲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嗯?我可以帮你解决。”

北御霆低哑的音色格外深沉。

秦兮对上他半阖慵懒的双眸,眨了眨眼,急急地移开了目光,回答道:“因为我可以自己解决。”

“自己解决?”北御霆声音冷冽,“秦兮,如果今天你的计划失败,或者被人揭穿了,你准备怎么解决?”

秦兮眨巴眼,出声道:“我有你呀,你不可能不管我的。”

秦兮这句话,酥到了北御霆的骨子里。

霎那间,让他一点脾气都没了。

北御霆喉结滚了滚,目光停在秦兮身上。

她低头,像个做错事儿了的小孩一样,让人看了根本凶悍不起来。

北御霆忍不住地啧了一声,觉得自己实在是败给她了。

满腹的怒意,根本发泄不出来。

北御霆想了想,又道:“纸上的血,是怎么回事。”

秦兮咬住了唇,不敢说话。

北御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皱着眉,嗓音深沉不悦,“你用你自己的血?”

瞬间,车内空气直达冰点,气氛怪异又恐怖。

坐在前头开车的江鹰,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差点打滑。

怎么回事,背后怎么有阴森森的凉气?

江鹰不敢多想,只能加快开车的速度。

秦兮讪讪地道:“也没用多少。”

秦兮发现北御霆身上的气质越来越冷,越来越冷。

她急忙伸出自己咬破的那小手指,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不信你看,就出了一点点血。”

北御霆:“……”

这是关键吗?

关键是她居然为了报复林玥,伤害自己的身体!

北御霆迅速地抓住了秦兮的手腕,低头看着她的小手指头。

确实,伤口不深,就出了一点血,显然是她自己用牙齿咬破的。

他一字一顿道:“没有下一次!”

秦兮眨了眨眼,不太理解他这话的意思。

北御霆看秦兮这呆呆的样子,怪可爱的,眼皮动了动,低笑两声,“真笨。”

秦兮:“……”他怎么还人身攻击?

北御霆:“以后不许再做这种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的事情,哥哥不能保证每次都在你身边,知道么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