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思索了良久,想出了一个最为合理的解释,“仇,是我和顾家结下的,所以,我想亲自报仇。”

听到秦兮这样说,北御霆将信将疑地瞥了她一眼,深沉的眸光缓缓地黯淡。

“好。”

北御霆还是依了她。

他知道秦兮的性子,一旦决定的事情,一般人无法改变。

她想亲自去对抗顾家,不愿让他帮忙,没关系,他可以做她的后盾。

只要她有需要,他就永远在。

……

医院。

顾悠童的手指差不多接好了,手术比较成功。

虽然接手指的时候打了麻药,可她醒来后,也还是差点疼的昏厥。

她死也不愿相信,北御霆会为了秦兮,那样残忍的对待自己。

这时的林玥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来到顾悠童的病房看她,顺带告诉了她自己怀孕的好消息。

顾悠童听到自己母亲怀孕,自然是高兴的,可想到,自己母亲生下来的孩子,会跟自己争夺顾家的继承权,她心里就很不平衡。

如果她母亲怀的是个女孩还好,要是个男孩……

顾悠童脸色白了下,不过嘴角还是挂着笑容,“妈,你怀孕了可要多注意身体,毕竟年纪大了,生孩子不安全。”

林玥就坐在顾悠童的床边,一脸欣慰的拍了拍顾悠童的肩膀,“妈妈会的。”

说着,她视线就停在了顾悠童的手指上。

顾悠童立马就当着林玥的面,咬紧了唇,眼睛里溢出了泪水,“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我就要参加钢琴大赛了,这次比赛对我很重要,也不知道我的手指,还能不能弹钢琴。”

林玥心疼坏了,安慰道:“悠童,没关系,即便是你不参加钢琴大赛,也是妈妈眼中最优秀的女儿。”

闻言,顾悠童眼中迸发出了恶毒的光芒,“不!我必须参加钢琴大赛!我变成如今这副样子,都是秦兮那个贱人害的,我决不能让她得意!”

如果她不参加钢琴大赛,那么,参加钢琴大赛的人就会变成陆招娣!

秦兮那么想让陆招娣参加比赛,她怎么能让秦兮如愿?

最关键的是,秦兮居然夸下海口,说能让陆招娣在短短一个月内瘦下来……!

倘若秦兮没有做到,那么不仅陆招娣参加不了钢琴大赛,她自己也会颜面尽失!

想到这儿,顾悠童突然觉得,自己这点疼算不上什么了。

反正之后,她同样也可以看秦兮笑话!

林玥听顾悠童提到秦兮,忍不住地哼了一声,“不管怎么样,秦兮这个女人,都留不得了!必须想办法把她给解决了!”

“是啊。”顾悠童赞同的点点头,“订婚宴上发生的那些事情,肯定都跟秦兮有关,我们不能坐以待毙!”

“不过妈……她母亲的死,真的和你有关吗?”顾悠童略带疑惑地问道。

这事儿一直是林玥心头的一根刺,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过。

可眼前的顾悠童,是她最信任的女儿。

林玥回答道:“是的。不过悠童,你听妈妈说,想要得到一样东西,那就必须不择手段的去得到!机会,是抓在自己手里的!”

顾悠童也不觉得意外,反之,还很认同林玥所说的话,“妈,我明白。”

“不过,秦兮是不是知道了,你是害死她母亲的凶手?”

林玥邪恶的眯了眯眼,“是啊,我猜测,秦兮肯定知道了当年她母亲的死跟我有关。”

“不过没关系,她就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而已,掀不起什么风浪的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我还是要让她从这个世界上,彻底的消失,让她永远无法开口再说话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