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一定会抢走她所有光芒的!

不行,绝对不行!

她要想尽一切办法,将秦兮从北御霆身边赶走!她绝不能让秦兮的风头盖过自己!

陆凝这么想着,瞳孔中散发出的目光,愈来愈邪恶。

……

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。

秦兮生理期到了,肚子不太舒服,晚饭也没扒拉几口,就上楼休息了。

还是齐嫂端着一碗红糖水,拿着热水袋,进了她的房间。

躺在床上的秦兮,看见齐嫂,怔了怔。

只见齐嫂将热水袋敷在了她的肚子上,将红糖水递给了她。

秦兮没有接过那碗红糖水,只是奇怪地眨了眨眼睛。

齐嫂急忙说道:“这些都是北爷特意嘱咐的,他说这两天您生理期可能要来,刚才我看您脸色不对劲,所以就按照北爷的要求,给您煮了红糖水,拿了热水袋。”

“北爷真的是很关心您,就连出差也不忘把这些事情记牢。”

秦兮漂亮的眼眸凝了凝,睫毛垂下,形成了一把漂亮的扇子,美的惊人。

齐嫂见秦兮不说话,又道:“我跟在北爷身边挺久了,算是看着他长大的,北爷性格孤僻,不愿意交什么朋友,对谁都是冷冰冰的,毫无信任。”

“直到遇见了您,他才慢慢变得有人情味了一些,看得出来,他很喜欢您呢。”

秦兮缄默不语,不知该如何去接齐嫂的话。

齐嫂讪笑道:“是我多嘴了,秦小姐,您注意休息,没事我就先下去了。”

秦兮抬了抬眼皮,见齐嫂要走,急忙地喊道:“齐嫂。”

齐嫂疑惑地停下往外挪动的脚步,看向秦兮,“秦小姐,您还有事要吩咐吗?”

秦兮敛了敛眸,低下了头,声音涩涩的,“我想知道,关于北爷的事情。”

齐嫂待在北御霆身边的时间比她长,知道的,也比她要多。

很多事情,北御霆不会跟她讲,她也不知道他身上曾发生过什么。

更不知道他为什么待人那样冷淡。

而且他,似乎一直都很缺乏安全感。

比如,怕她离开,怕她消失。

齐嫂:“北爷的事?您指的,是什么?”

秦兮对上齐嫂的眼睛,“我没有出现在御居前,他身上发生的事情。”

齐嫂深深地叹了口气,摇摇头,“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没必要提了。”

秦兮平静道:“十岁那年,北爷被算命大师说他命里带煞,所以他被家里人,安排在了御居,对吗?”

齐嫂怔了怔,随后坐在了秦兮的床边,“这事儿你知道了?”

秦兮:“对。”

她也是无意间知道的。

但她对这件事,了解的并不多,所以,她很想知道,北御霆在十岁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。

齐嫂唉了一声,语重心长地说:“像北家这样庞大的家族,怎么会容许家族里,有一个命里带煞的人呢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