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不管对方是谁,她在意的,只有一件事。

“你打算怎么处理他们?”

封靳陌慵懒地眯紧了双眸,如樱花一般美艳的红唇,勾勒出一道冷艳的弧度,“秦兮,你不是应该最清楚他们的下场吗?嗯?”

秦兮指尖蜷缩了下,身体带着细微地颤抖。

某些痛苦的记忆,像电影慢播放一般,浮现在秦兮脑海中。

她其实并非所有任务都完成的很出色,记得多年前,她失败过一次。

但,那次她也并非全然失败。

只是不想伤害无辜的人。

所以,她受到了七区最恐怖的惩罚,遭受那种惩罚的人,能活着,可以称为奇迹。

那段记忆,对秦兮来说是痛苦的。

秦兮不愿回忆起,但也不希望有人因为自己受到这样的惩罚。

秦兮盯着封靳陌,“你明知道他们不是我的对手,即便失败,也再正常不过。”

封靳陌声音充满倦意地噢了一声,似乎根本不在意秦兮说的话,唇边依旧挂着轻蔑的笑意,“所以呢?秦兮,你现在可真是天真啊,别忘了,适者生存,弱者淘汰,这是七区不变的法则。”

“在七区,无非就只有两条路,要么成功,做人上人,要么……死不瞑目。”

封靳陌用最温柔,最撩人的嗓音,说出了最天底下最恶毒的话。

恐怖到令人细思极恐。

“宝贝儿,你还记不记得,千万只毒蛇吸食你血肉的感觉?你娇嫩的皮肤,有好多好多毒蛇的牙印呢。不过好在当年修复的好,没有给你留疤,否则的话,北御霆还会把你留在身边吗?”

封靳陌又幽幽地出了声,语调温柔地好像能滴出水,可说出的话,却全是在往秦兮的心窝上插。

秦兮大脑血光乍现,往事一幕幕,对她而言,好像还在昨日。

她摇晃了下脑袋,尽量将曾经的噩梦抛之脑后,半晌,她眼睛里才恢复些许清明。

看着封靳陌的眼神,充满了恨意。

封靳陌却根本不在意,“看来这几年,北御霆把你保护的很好,让你忘了背叛七区的下场。”

“没关系,等你回到c国,我会让你再重温一次的。”

秦兮冷眼睨着他,轻嘲道:“你以为我怕吗?”

从她出生起,就不知道“怕”这个字怎么写。

“秦兮,你以为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吗?真觉得,本殿下舍不得你死,嗯?”

封靳陌修长的指尖,敲打着他身侧的沙发,英俊的眉眼冷到犹如冬天里寒霜。

即便是隔着电脑,也仿佛能刺进秦兮的骨髓。

秦兮大方坦荡的笑了笑,眉眼弯弯地回答道:“封殿下是何等残暴的人,当然不会舍不得我死。”

“只不过……”

秦兮撩了撩眼皮,轻漫地道:“七区的成员,可能不会同意。”

封靳陌嘴角的笑容收敛了起来,不过只是半秒,他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玩味,“秦兮,你真以为,七区没有人可以代替你的地位吗?”

“真不巧,最近这段时间,我培养了一个有趣的玩物,正好可以顶替你。”

有趣的玩物。

秦兮眸子冷了冷。

许多人在封靳陌的眼中都是玩物。

他就是一个变态。

谁也不爱,只爱他自己。

仗着自己是皇室的唯一命脉,坏事做尽,拥有天使的容貌,实际上就是个魔鬼。

随后,秦兮懒洋洋地嗯了一声,“我很期待呢。”

她相信有人可以比她强,但不相信有人可以顶替她。

因为她是独一无二的。

见秦兮这样说,封靳陌剑眉忍不住地微蹙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