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敛了敛眸,“和你有关系吗?”

顾悠童盯着秦兮那张脸,神色带着强烈的妒意。

明明就是可以随意丢弃的垃圾,凭什么比她漂亮?

甚至,还用这般骄傲的眼神看着她。

顾悠童动了动唇,脸上虽然带着笑意,可眼底,却全是讥讽,“出入这里,可是需要邀请函的,请问姐姐你有邀请函吗?”

秦兮沉了沉眼眸,还未开口,顾悠童又迫不及待地贬低她:

“姐姐,这里可不是什么人,都能随意出入的。”

顾悠童看了眼秦兮身后,笑的更狂,“看来北爷没来啊,那么,你是有金主爸爸在这儿吗?”

顾悠童好歹从小生活在贵圈,说起话来,居然这般没有教养。

原本视线一直黏在秦兮身上的北凌轩,听到了顾悠童那句“金主爸爸”,顿时缓过了神。

随即眼底都是对秦兮的厌恶。

这个女人,有钱就能上。

偏偏在他面前摆出一副清高样。

上次还揍了他一顿。

北凌轩真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秦兮脸色淡漠,没兴趣教顾悠童怎么做人。

见秦兮对自己一副漠视的样子,顾悠童瞬间气的炸裂。

她对着几个守在服装博物馆的门卫说道:“这个女人,就是过来钓凯子的,没有邀请函,没有身份,没有背景,待在门口实在是煞风景。我建议你们赶紧把她赶走,否则的话,待会儿影响到后面要进来的人就不好了。”

出入这次服装博物馆的人,非贵即富。

都是平时门卫不敢得罪的人。

几个门卫互相对望了一眼,便对秦兮说道:“这位小姐,请您离开,否则我们就要动粗了。”

他们几个大男人,还真不舍得对秦兮这么一个小姑娘动手。

尤其是这个小姑娘长的还这么漂亮。

秦兮轻蔑一笑,道:“我确实没有邀请函。”

顾悠童激动道:“你们都听到了吧?她没有邀请函,赶紧把她弄走吧!”

说完,她还不忘挽起北凌轩的胳膊,对秦兮做出得意的模样。

秦兮对顾悠童这种行为,简直嗤之以鼻。

她对门卫道:“但我有人。”

顾悠童像是听见什么笑话,“姐姐,你能有什么人?该不会真的是有金主爸爸在这儿吧?你难道就不怕我告诉北爷吗?”

秦兮不想跟顾悠童多说一个字。

浪费时间!

她低头,给楚妮安发了消息:【我现在在会展的门口,没有邀请函,无法进去。】

楚妮安收到消息,很快便回:【您等等。】

见秦兮还有闲情逸致看手机,顾悠童眼中的怒火更盛,“秦兮,你还不走吗?”

秦兮弯了弯唇,对顾悠童慵懒的道:“我在等我的金主爸爸出来接我啊~”

顾悠童听到秦兮这话,更加激动了,她抬起头对北凌轩说道:“轩哥哥,你看我说什么来着,秦兮身边真的有金主爸爸。”

北凌轩自然听见了,眉宇闪过一道对秦兮的恶心。

顾悠童还用一种失望的眼神看着秦兮,“你这么做,对得起北爷吗?”

秦兮:“顾小姐,麻烦您别给自己加戏了好吗?赶紧进会展吧。”

顾悠童摇头,“我不,我想看看姐姐的金主爸爸是什么样的人,毕竟我不能让你误入歧途啊,你说对不对?”

她想,包养秦兮的金主,一定是个又老又秃的男人。

光是想到这儿,她心情就莫名的愉悦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