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,包厢里只有三个人。

蓝琛,湛肆,还有一个被林野吓昏过去的女服务生。

刚才林野一拿出枪,这女服务生就由于情绪激动,晕倒了。

湛肆得知蓝琛不是黑客k,也毫不客气地开了口道:“你不是k哥你装什么?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害惨了?”

蓝琛连忙举起双手,一脸无辜,“大哥,刚才是你自己要作死,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可全程一句话没说。”

语毕,蓝琛就迅速地站起了身,然后朝着湛肆挥挥手,“拜拜了您嘞,自求多福吧。”

“你就这么走了?”湛肆喊住蓝琛。

蓝琛回过头,睨了他一眼,道:“不然呢?”

湛肆:“这女的怎么办?”

他指了指那个晕过去的女服务生。

蓝琛很无情地说了句,“这女的是你招来的,又不是我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湛肆:“……”

这一刻,他真的很想仰天长啸,自己今晚到底都当着k哥面,干了些什么!!

蓝琛走了,湛肆只能认命,将这里的烂摊子给收拾干净。

……

夜幕降临,车窗外,繁华的都市,五光十色迷人眼。

秦兮坐在车内,一直未说话。

北御霆也没有出声过问太多。

今晚,她在他面前犯太多次错了。

跟其他男人待在一起,这个男人肯定吃醋,再加上她隐瞒自己是黑客k的事情,被他发现……

呼呼,他现在肯定很生气。

她也没想到,今晚北御霆会出现在真爱酒吧。

怪不得,她进包厢的时候,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。

这个人肯定是林野。

秦兮何其聪明,一猜便知,是林野给北御霆告了状。

现在最重要的,是如何去哄好这个男人,这才是最关键的!

秦兮思考了一路。

车,已停在了御居。

她反应过来后,眨了眨眼

居然这么快就到家了。

北御霆冷漠地扫了一眼秦兮,就推开车门下了车。

秦兮急了,立马下车跟上。

北御霆的心思,捉摸不透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哄。

秦兮跟上了他。

中途有齐嫂和佣人过来打招呼,可他看也没看一眼,直径走进了漆黑的书房里。

秦兮要跟上去,胳膊却被齐嫂抓住了。

齐嫂皱眉道:“北爷这是怎么了?”

秦兮回答道:“我惹他不高兴了。”

齐嫂啊了一声,随即连忙道:“北爷还是很在乎你的,你赶紧去哄哄吧。”

要不然的话,御居又该不太平了。

北爷动起怒来,除了秦小姐,无人能招架住的。

秦兮点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说完,她就朝着二楼卧室旁边,较为偏僻的书房里走了过去。

她站在门前,思虑许久,抬起手敲了敲门。

里面的男人没有反应。

秦兮咬了咬唇,又敲了敲门。

还是没反应。

秦兮有点小委屈。

这男人不会一直生她气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