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悠童这激动的情绪,惹得旁边同学,忍不住用意味深长地眼神看她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……

怎么感觉顾悠童就是故意要把秦兮往火坑上推呢?

秦兮眉眼如画,黑白分明的美眸,冷的像冬日里的冰雹,她站在墙角边,好看的像极了一幅画。

她未出声,倒是陆招娣着急忙慌的解释道:“不是的,不是秦兮害的我,我真的只是生理期到了而已。”

这几天因为生理期,所以她按照秦兮的要求,停止服用了她给她的药,而她之所以会这么疼,是因为医生跟她说,她体内之前有毒素,最近这段时间毒素在往外排,导致了生理期疼的厉害。

医生还对她说,她这段时间要注意身体,要不然的话,之后月经期间,身体情况会很严重。

当然,只是“疼”的严重。

顾悠童却不管陆招娣怎么说,就是认定秦兮害了陆招娣。

“陆招娣,你不用怕秦兮的,她逼你吃减肥药了对吧,这完全就是在害你,你千万不能再继续为她说话了!”

顾悠童说这话时,还用仇恨的眼神看向秦兮,仿佛秦兮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一般。

陆招娣无语了,“我……”

“你你你,你什么你!”

站在秦兮身边的虞轻冉看不下去了,张口便道:“兮姐因为你被这群人冤枉成什么样了,你倒是还我兮姐一个清白啊!”

陆招娣被虞轻冉吓得一个哆嗦,连忙对大家道:“秦兮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帮我身体排毒,她也没有逼我吃什么减肥药,她给我的药是去除体内湿气的,根本不是市面上卖的那种减肥药。”

说着,她还翻了一下自己的包,将包里的药瓶拿了出来,打开,“不信你们找医生鉴定!”

陆凝嘴角轻轻地弯了弯,“好啊。”

反正那瓶药里,早就被她掉包成了泻药,去找医生鉴定,那就更加石锤了秦兮在给陆招娣吃对身体不好的药。

正当大家准备去找医生时。

秦兮嗓音清冷地开了口,“等一等。”

陆凝身体僵住,“怎么了?”

秦兮漫不经心地走到了陆招娣的身边,从她手里拿起了那瓶药,打量了一番,冷冷道:“这不是我的药。”

陆凝扯了扯嘴角,尽量保持平静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秦兮掀起眼皮,淡道:“这药,被人掉包过了。”

众人哗然。

“啥?药被掉包了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谁能掉包这种药啊……?”

顾悠童冷笑,“你说掉包就掉包了?该不会是为了推卸责任,故意这么说的吧?”

秦兮根本没把顾悠童放在眼里,无视了她的话,眼睛盯着陆凝,意有所指地说道:“这药瓶里面的药丸,应该有指纹。”

“一查就能查出,是谁换掉了这里面的药。”

听见秦兮这番话,陆凝霎时间就心虚了起来。

当时她换药的时候根本没想那么多,因为她觉得,这些药,迟早都是要被陆招娣吃进肚子里的……

可现在那药,没有被陆招娣吃掉,药丸上,肯定有她的指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