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之卿抬了抬眉梢,推了下眼眶,斯文的抓住了封靳陌的手,打量了一番。

“封殿下的伤没什么问题,待我回去拿些药给封殿下服用,很快便可以痊愈。”

“疤痕这些都不用担心,七区有专门治疗疤痕的药,伤淡化了,涂上药就可以恢复。”

梁之卿认真地说道。

闻言,姬念松了口气。

梁之卿拿起药箱,替封靳陌包扎了他受伤的各个地方。

完事后便道:“封殿下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梁之卿说着,又看了一眼秦兮的方向。

这丫头……

梁之卿唇瓣微抿,神态复杂了起来。

封殿下:“记得,尽快制作出解药,七区的人手不够,就去皇室调人,不论如何,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制作出解药。”

梁之卿其实很想告诉封殿下,这很悬,但……他还是硬着头皮点了头。

等梁之卿离开后。

整个宫殿,就剩下了姬念、封靳陌、还有昏迷的秦兮三个人。

姬念咬着唇,半晌后,开了口,“封殿下,您为什么要救秦兮?她今晚联合北爷那样对待您,您应该杀了她才对。”

按照封靳陌的性子,他不可能放过秦兮的!

封靳陌对待背叛他的人,从不会心慈手软。

前不久他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杀了秦兮,为何这会儿变化如此之大?

他到底在想什么?

封靳陌眉心挑了挑,唇瓣挂起了一抹弧度,他视线停顿在姬念身上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面装着什么。”

“想顶替秦兮,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。”

如此毫无顾忌的揭穿,像是根本不在意姬念的心情。

仿佛把她的脸,摁在地上踩一样。

也对,在封靳陌眼里,姬念原本就是烂命一条。

姬念压抑着愤恨,对封靳陌说道:“封殿下,我只是不希望她伤害到你。”

“而且,公主刚才已经下令,全面追杀秦兮了,她若是知道秦兮在你这儿,秦兮肯定是死路一条的,横竖都是死,您为什么还要煞费苦心的帮她制作解药?”

让她自生自灭不是更好么?

毕竟封殿下,不可能违抗公主命令。

即便是他想违抗,也绝不可能违抗的了。

“你这倒是提醒我了。”

封靳陌懒洋洋地敲打着沙发扶手,视线停在了姬念的脸上。

不过一秒,姬念就明白了他的用意。

心在一瞬间,碎成了渣渣,“你想让我代替秦兮去死,好让七区的人给公主交差,是吗?”

姬念眼眶瞬间红了,觉得天好像都在这一刻塌了下来。

“念念……”封靳陌很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,邪魅一笑,“太过于聪明,并非是一件好事。”

他的声音醇厚又好听。

玩味中夹带着淡淡的轻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