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的,即便是过了两年。

陆招娣也能轻易认出秦兮。

她的样貌、气质、包括气场,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秦兮不是死了吗?

不过,怎么……会出现在这里?

这一瞬间,陆招娣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受。

更多的,好像是一种恐慌。

江鹰也注意到了秦兮,怔了怔。

下意识地看向北御霆。

北御霆从秦兮出现的那一刻起,就感觉到了她的存在。

狭长的眼眸,眯成了一条狭窄的缝隙,视线牢牢的停在秦兮身上,危险魅惑。

今天的秦兮穿的很简单,普普通通的白色t恤和浅色牛仔裤,牛仔裤很修身,衬的她腿长腰细。

明明是一张纯素颜的脸,依旧能美到让四周景物都黯然失色。

整容成功的陆招娣,明明信心大增,可在秦兮这样纯天然的美女面前,依然自卑。

倏尔间,气氛诡谲静谧,空气中透着丝丝寒凉。

江鹰率先打破了这片尴尬,一脸吃惊地道:“秦小姐?你不是死了吗?”

说完这句话,江鹰就觉得不太合适,呃了一声,正要改口,就听到萧白说:

“晦不晦气啊,小兮……兮,她能回来就是好事啊,你这什么态度。”

萧白两年没见秦兮,对她也确实是有点生疏,连名字都喊的非常别扭,但还是尽量作出一副熟络的模样。

江鹰挠了挠头,好像也对。

萧白走到了北御霆面前,道:“北爷,您身体哪儿不舒服,怎么进医院了?”

他今早有点事儿,没能赶到北爷身边来。

忙完事儿,他就立马赶来了御居。

这不,恰好碰到了秦兮。

北御霆没说话,一双深邃的瞳眸,依旧紧紧盯着秦兮的方向。

眼角处已经开始泛起了红色的血丝,太阳穴突突的跳。

站在他身边的人,能清晰的听到,他沉重的呼吸声。

即使是北御霆坚信秦兮没有死,可看见她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种感觉,也依旧震撼到让他无法言表。

北御霆讪讪地收回了视线,指尖握紧了拳头。

秦兮对他的思念,不比他对她的思念少。

在看见北御霆的那一刻,秦兮感觉自己穷途末路的世界,终于有了能让她眼前一亮的光。

两年来,她在深渊里,苦苦挣扎,拼命的爬上岸,就是为了让自己强大,早日回到他身边……

那时候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尽头,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北御霆……

她只知道要奋不顾身的往前冲,因为这样,才能有一线希望。

她披荆斩棘,度过了最难熬的两年,可在见到北御霆的那一刻起,发现所有的苦,都是值得的。

江鹰见状,觉得应该把空间留给北爷和秦兮,所以对陆招娣说道:“陆小姐,我们走吧?”

陆招娣回过神,冲着江鹰笑了笑,“好。”

陆招娣迈开步子离开,在经过秦兮时,怯生生地看了她一眼。

可惜,现在秦兮的眼里只有北御霆,根本没注意到陆招娣的眼神。

待陆招娣和江鹰离开御居后。

秦兮才慢慢地,走到了北御霆面前。

萧白见这情况,摸了摸鼻子,连忙道:“那个,我先回避一下。”

萧白说完,就退出了御居客厅,去了门外守着。

……

秦兮看着北御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