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轻漫地扫了一眼他身旁的沙发,没过去。却走到了距离他一米开外的对面沙发旁,坐下。

见状,叶爵吓得腿都在发软。

不是,这秦姐能不能顺着封殿下的心意来啊?

这么忤逆他,万一到时横死街头怎么办?

封靳陌视线一直停在秦兮的身上,未曾离开半秒钟,一双漂亮的眸,看似美丽的毫无杀伤力,但却深藏剧毒,让人不敢轻易直视。

秦兮却不怕,他越是这样看着她,她就越是敢直视他。

秦兮脸上的肌肤白皙,很嫩。

好像可以掐出水来似的。

这几年,北御霆把她养的倒是极好。

封靳陌眼底的侵略性,毫不隐藏,嗓音玩味的响起,“这么久没见,你不想我吗?”

秦兮靠在身后柔软的沙发上,好整以暇的看着封靳陌,双手环着胸。

封靳陌那张脸,带着几分病态的冷白,宛如冰山美人。

太美了,所以用美人来形容。

“黎少川被葬在哪儿。”

秦兮不回答封靳陌的问题,甚至直接转移了话题。

叶爵冷汗已经从额头划过,秦姐可能是不了解如今的封殿下。

这五年来,稍有不顺封殿下心意的人,都活不过一晚。

叶爵可不想秦姐一回来就被封殿下记恨,讪讪地对秦兮道:“秦姐……好端端的,提他干什么?你跟封殿下这么多年没见,应该好好叙叙旧啊。”

叙旧?

秦兮眉梢微挑,语气不咸不淡,“我跟封殿下,似乎没有旧可叙,就算是有,也是不好的回忆,所以还是罢了吧。”

所有人都怕封靳陌。

但她不怕。

封靳陌所有的残忍,她都受过。

所以啊,她已对那些已经无所谓了。

更何况,她连毒药都服了。

只是早死或晚死的区别罢了,她无所谓。

封靳陌难得听到有人忤逆他,没有生气,嘴角还挂着丝丝笑意。

笑容不抵达眼底,却令人感觉寒意十足。

他骨节分明的长指,缓缓地敲打着他的大腿,动作懒散而又漫不经心。

轻嗤一声,道:“黎少川?他啊,连葬身之所都没有。”

闻言,秦兮身体犹如冷水泼下,冷的令她牙齿打颤。

“你也知道,七区有个专门投放尸体的地方,一群尸体放在一起火化,不占位置不占资源。”

封靳陌笑的轻狂,眼底的残忍更盛,“对了,他连骨灰都是跟其他人的骨灰混合在一起的。”

相当于,黎少川的命,就跟那些人的命一样不值钱。

黎少川是可怜人,那些死去的成员,也是可怜人,而没有人会记得他们。

加入了七区,就终生都是七区的人。

永远为七区所用。

没有人能打破这个规则。

也不会有人想着离开。

一旦有这个念头,死亡只是时间问题。

就像黎少川,他那样向往自由,最终,终身都被囚禁在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。

他明明有着天赋异禀的大脑和能力,如果不来到七区,在外面的世界好好学习,一定会成为对社会有用的少年。

秦兮苦涩的低下了头,不过只是几秒钟,她就敛去了眼底的悲伤。

秦兮时刻都在提醒自己,绝对不能在封靳陌的眼中,表现出半分脆弱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