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话的男成员,脖颈就在那么一瞬间,断裂了。

但秦兮下手却有分寸,没让他痛快的死去。

正因没死,所以他痛苦万分,那张脸扭曲成一团,哪儿还有方才狂妄的样子。

旁边的成员也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,纷纷屏住呼吸。

我靠!他们看见了什么!!

这下手的速度,未免太快、太狠了!

就这身手,已经远超许多杀手了。

刚才还嘲讽秦兮的人,顿时闭上嘴,不敢再多说一个字。

秦兮冷冷地看着被他掐在手心的男人,眸光冰凉,幽冷。

她漫不经心地出了声,“单手,掐断我的脖子?”

这是刚才这位男成员说出来的话。

此时此刻,他脸色煞白,艰难地吐出了一句话,“我错,错了。”

见秦兮还没有松手,他又求饶道:“秦,秦姐,对不起。”

是他有眼不识泰山,才会得罪秦姐。

秦兮缓缓地松开了他的脖子。

他的脖子已经歪了。

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。

但秦兮的表情却一成不变,似乎刚才下狠手的人不是她一般。

她了解七区的生存法则。

弱者淘汰。

倘若她刚才不这么做,所有人都会觉得她秦兮是个软柿子,是人是鬼都会来捏一下。

所以,她刚回到七区,就要给他们树立一个不能得罪的形象。

这样,他们也不会觉得她真的有那么好欺负了。

叶爵站在一旁都看傻了。

现在的秦姐,跟以前毫无区别。

可能因为她现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又这么漂亮,所以就忘记了她的能力。

叶爵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,果然,越漂亮的东西,越是危险。

秦兮扫了一眼叶爵。

叶爵有点怂的摸了下鼻子,随后立马狗腿的弯下腰,给她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秦兮面无表情,迈开步子往里面走。

秦兮一走,那个被拧断脖子的男成员,就倒在了地上,痛的他直冒冷汗。

可旁边的人,却没一个敢帮忙,没一个敢扶。

在七区这样的地方,别指望同伴会帮你,这里谁也依靠不了,唯一能依靠的,就只有自己。

就像现在这样,可能前一秒大家还在跟你说说笑笑,后一秒你直接被刀砍死了,大家也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,甚至恨不得离的远远的。

叶爵在秦兮耳边叽叽喳喳地说着话:

“秦姐,这里和你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。”

“秦姐,你看……封殿下的宫殿外观是不是建立的更豪华了一些?”

“待会儿见到封殿下,你一定要克制住自己脾气,千万别惹他生气,他那个人你是知道的,吃软不吃硬……”

秦兮闻言,轻呵了一声。

封靳陌分明是软硬不吃。

谁告诉叶爵,他吃软不吃硬的?天真!

“秦姐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

叶爵还想继续说些什么,但却被秦兮直接打断了。

他只能委屈地耸耸肩,带着秦兮往里面走。

不得不说,c国的殿下就是好。

能随意出入七区这样的地方也就算了,还在七区建宫殿,甚至连七区的人,都对他尊敬万分。

封靳陌是真的做到了在c国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。

仗着自己的权势,随意处置无辜的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