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在地上的她,脸部苍白,瘦弱的如同随时会破碎的娃娃。

即是如此,也掩盖不住她此刻凄美的模样。

关小花提着一桶冷水,直接泼在了秦兮的身上。

寒冷的天气。

冻的秦兮肌肤起了鸡皮疙瘩,缓慢地睁开了眼。

模糊的眼帘,入目的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吊灯。

浑身的酸痛,伴随着直达头部的剧痛,使得她呼吸逐渐困难。

体内散发的香味更为浓重。

关小花将桶往旁边一丢,拍了拍手,仰起脑袋对秦兮说道:“清醒了没有?”

秦兮蹙着眉,胳膊撑着身体,坐了起来。

她对上关小花的视线,看了看四周。

苦笑一声。

果然,兜兜转转还是再次回到了这个地方。

秦兮低下头,哽咽了下干涩的喉咙。

也罢,她命运如此。

这会儿已经彻底的毒发了,回这里之前,她就没想过自己要活着。

如果最后的结局,是死在封靳陌手里,她不如让自己毒发而亡。

所以她没有问北御霆解药。

不过,她其实并不怕死的。

从回到七区那天起,她就没有畏惧过死亡。

只是她很遗憾。

遗憾没有为自己母亲报仇,没有让林玥付出应该有的代价。

最大的遗憾,还是她没能陪北御霆走到最后。

秦兮捂着胸口,深呼吸了口气,稳住了所有的情绪以后,才说:“封靳陌呢?”

声音虚弱又沙哑。

关小花哼了一声,嘟囔道:“秦兮,你个没良心的!封殿下对你那么好,让你穿最漂亮的衣服,用最好的电脑,连姬念都没有这样的待遇,你居然伤害他。”

伤害他?!

看来她和封靳陌今晚发生的事情,已经流传到了七区。

就在这时。

秦兮耳边传来了一道脚步声。

沉重有力。

秦兮掀了掀眼皮,下一秒,便对上了一双没有感情的紫色双眸。

封靳陌今晚即使在北御霆面前很狼狈,可在她面前,他依旧能高高在上。

封靳陌对关小花摊了摊手,示意让她下去。

关小花不甘心,可也只能按照封靳陌的命令做事,一步两回头的离开了这里。

封靳陌虽闻到了秦兮身上的香味,不过他也没想太多。

只是半蹲在了她的面前。

抬起修长的手指,掐住了秦兮的下巴。

妖冶的俊脸,如同漫画里的少年,眼角下的泪痣,在金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明显,给他那张美到极致的脸,增添了几分色彩。

“宝贝儿,好不乖呢……”

秦兮唇瓣轻颤,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。

“秦兮,这么多年,跟在北御霆身边,怎么变蠢了呢?”

封靳陌扣住了秦兮的脖颈,呼吸渐渐变沉,“秦兮,你真该死!老子他妈就该杀了你!”

望着恼羞成怒的封靳陌,秦兮却笑,“在你身边,我宁愿死。”

“这么恨我?秦兮,你以为你是什么好货色,就他妈你最干净,老子最脏,是不是?”封靳陌的目光,又锁定在了秦兮的右手腕上。

一条刻着y的墨色手链,在光芒下,闪闪发亮。

不久前北御霆掐着他的时候,他察觉到了,这条手链,跟秦兮的分明是情侣款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