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好不好听封靳陌并不是特别的清楚,只知道她以前经常在阁楼弹琴,弹的还是一些比较丧的曲子,反正让人听了很压抑,很忧愁。

当年她还在比较大型的场合弹奏过,因为弹的太好听,被许多娱乐公司看中,想签下。

那时候的封靳陌可不爽了。

在他心底,秦兮是他一人的所有物。

不可以给其他人弹琴。

今天之所以会让她弹琴,也是因为方才顾悠童的眼神太过于挑衅。

封柔打量了一眼秦兮,“她会弹琴?”

嘴角满是不屑。

顾悠童见封靳陌居然要秦兮弹琴,站在台上的她,顿时慌了。

她是见过秦兮弹琴的,那首苍希的曲子,秦兮学了个十成十,那弹琴的技术,绝不是她能比的。

倘若秦兮这时候上台,那她在别人眼睛里,可就是个笑话了。

顾悠童急忙道:“公主,今天弹琴的人太多了,想必您也累了吧,要不然算了吧,换一种节目。”

封柔没说话。

倒是王后觉得有道理,她对封靳陌道:“阿陌,算了吧,换个节目。”

封靳陌欲要说什么。

封柔就迅速地开了口,“那就让她弹吧,正好我也想听听,她弹琴如何。”

一个七区的成员。

成天打打杀杀。

而且没有经过专门的钢琴训练,会弹琴就有鬼。

秦兮指尖轻颤,想拒绝的,可是……

她看了一眼北御霆的方向。

想起北御霆之前,让她弹琴给他听。

现在不就是个好时机吗?

秦兮迈开脚步,走到了台上。

顾悠童下去时,狠狠瞪了她一眼,眼神中仿佛在控诉着秦兮这番行为。

秦兮站在舞台上,万众瞩目。

比方才姬念和顾悠童的魅力,不知强出多少。

舞台的镁光灯,照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,她的美丽,更加放大在了所有人面前。

一些皇室子弟顿时坐不住,纷纷道:

“居然真的有女的能长成这样……”

“太美了,我想去追求她,让她做我的妻子。”

“我也是,真的太漂亮了……”

“你们疯了,没看见她身边男人是谁?大名鼎鼎的封殿下,你们敢从虎口夺食,不要命了?”

北御霆恰好听到这些人声音,浑身泛起了莫名的寒霜。

萧白哆嗦了下,怎么感觉周围有点儿冷呢?果然穿的太少了!

秦兮坐在了钢琴前。

一身紫衣,美的宛如惊鸿。

她漂亮的手指尖,覆盖在了钢琴键盘上。

这熟悉的感觉,从指尖,刺激到了她全身。

秦兮坐在那儿,浑身都散发着光芒。

下一秒。

舞台中央,弹奏出了好听的旋律。

但她的曲子,和顾悠童,形成了很大的反差。

今天给公主弹奏的人,歌曲都比较喜庆,因为是她的生日。

但秦兮弹的曲子,却无比伤感。

光听前奏,都伤感的让人想哭。

似乎是一首爱情曲,让人沉浸在其中……

这曲子,好像再说诉说着爱而不得。

前奏的旋律就已是非常伤感,到了中间高潮部分,更是让人声泪俱下……

好听到无法自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