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都的四大家族,顾家,在皇室面前,存在感太低了。

这让顾悠童尤为不满。

她觉得,自己风头,都是被秦兮夺去了。

如若不是她夺走了自己的风头,她一定能在皇室的宴会上,认识许多的有名的人物。

越是这样想,她盯着秦兮的那双眼睛,就越是嫉妒。

瞳中划过一道杀意。

心中对秦兮的憎恨,愈来愈多。

封柔坐在台上,看着弹完琴的秦兮,眸色幽凉,眼底一片沉意。

该死的,根本挑不出来她的毛病。

看着大家欣赏秦兮的样子。

她心中不满,鸡蛋里挑骨头,直接道:“今天,是我的生日宴,秦兮,你弹这样伤感的曲子,什么意思?”

公主一发话。

台下原本称赞秦兮的人,纷纷闭上了嘴,毕竟不能得罪公主啊。

而且今天是公主的生日宴,秦兮弹这首曲子,的确是不太合适。

林升腾也附和着封柔,说道:“说的不错,居然敢在我妻子宴会上,为我妻子弹这种伤感的钢琴曲,来人,把她给拉下去,砍了她的手。”

林升腾话音刚落,马上就有几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走向了秦兮。

瞧见这一幕,姬念嘴角扬起了笑容,这个秦兮,居然一点也不会讨好公主,现在好了吧,得罪了皇室,她看秦兮还怎么嚣张的起来。

他们正准备抓人住秦兮的肩膀,把她扣押出去。

然而他们还没有碰到秦兮的肩膀,就被秦兮一个一个地踹下了舞台,有几个撞在了酒架上,瞬间,一排的红酒都哗啦啦的摔在了地上,发出清脆的玻璃声。

顿时间,现场一团乱麻。

而秦兮却纹丝不动的站在舞台上,抬眸,无所畏惧的看着封柔,道:“我什么时候,说过这首歌是弹给公主听的了?”

封柔看见自己生日宴被破坏成这样,脸色瞬间垮下,“你什么意思?!”

秦兮面不改色,漫不经心的回答道:“是封殿下执意要让我上台为公主弹琴,公主也同意了,既然让我弹,我当然弹自己想弹的曲子啊。”

“更何况,公主让我弹琴前,有说不能弹这种伤感的旋律吗,貌似没有吧?”

封柔更愤怒了,只可惜,这愤怒她只能憋在心里,发泄不出来。

因为秦兮说的不无道理。

王后哈哈哈的笑了笑,“这小丫头我喜欢的极了……”

虽然姬念跟秦兮长的很像,但王后对姬念没什么感觉,却觉得这个秦兮可爱万分。

王后脸上的皱纹都慢慢舒展开来,对着秦兮说道:“小丫头,你弹的很好,我很喜欢。”

她活了将近九十岁,还是第一次碰到秦兮这样的女孩。

小小年纪功夫了得,面对强者,不卑不亢。

所有人对待皇室,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,只有这位小丫头,会站在那儿,一脸义正言辞的为自己辩解,毫不在意这种行为是否会得罪皇室家族。

秦兮敛了敛眸,对王后说了声谢谢。

随即又对封柔说道:“请问公主还有问题吗?”

封柔头一次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丫头身上摔跟头,她维持着自己的仪态,一字一顿道:“没什么问题。”

秦兮闻言,不再说话,直接下了台。

封柔气的话都说不出。

今天的生日宴算是彻底被秦兮给毁掉了。

顾悠童本来还很兴奋,因为秦兮得罪了公主,肯定活不长了,可没想到,秦兮居然几句话就化解了……

该死的!

秦兮下台后,往距离封靳陌另一边的方向走,反正不想跟他碰面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