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两个人在里面干什么?

这是封靳陌的第一反应。

封靳陌冷冷地睨着门,用力地敲了敲。

见没有动静,又狠狠地踹了一脚。

很快,本就不牢固的门,破了一个口子。

封靳陌越发愤怒,对身旁的人说:“把枪给我。”

旁边的拿着枪的孤阎,立马将枪递给了封靳陌。

封靳陌接过枪后,扣动扳机,子弹打在了门锁上。

很快,锁开了。

封靳陌踹开门,看着漆黑的房间,也不管里面有谁,拿起枪就往正中间的位置上开……

“轰”的一声。

阁楼传来枪声。

屋内,灯被打开。

秦兮捂着胸口,半跪在了地上,嘴里喷了一口血出来。

胸口的鲜血,染红了她的白大褂。

血泊中的秦兮,一张精致漂亮的五官苍白凄美。

绯红的血唇,显得格外妩媚。

虽然中枪,但她此刻也是真的美到惊艳。

秦兮五脏六腑都有一股胀痛的感觉,枪的子弹,直接打中了她的胸口,倘若这颗子弹,稍稍打偏一点,她都足矣当场毙命。

痛。

剧痛。

但秦兮还是强忍着这一抹痛,抬起头,看向了远处拿枪的封靳陌。

他懒洋洋地倚靠在墙上,眼底一片淡薄。

秦兮慢慢地松了口气。

好在……

她趁北御霆不注意,用白大褂里,她藏着的迷香迷晕了他,把他从二楼,推到了楼底下草坪旁边的草丛里。

只要他平安无事就好。

实际上,秦兮可以躲开那颗子弹,但是她没有选择躲。

因为她受了伤,封靳陌如果问她些什么,她可以装死。

封靳陌扫了一眼身后一帮拿枪的人,对他们摊摊手。

示意让他们走的意思。

一帮杀手纷纷离开,只有孤阎未动身。

因为是七区的老成员,认得秦兮。

“封殿下,需要给秦姐找医生吗?”

孤阎皱着眉头问道。

封靳陌看了眼孤阎,没说话,倒是慢悠悠地迈开长腿,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秦兮面前。

此刻,他那双紫色的眼眸里,没有一丁点的温度和情感。

秦兮眼前浮现出了一双程亮的黑皮鞋。

她抬起眼皮,虚弱的对上了封靳陌的眼睛。

封靳陌也缓缓地蹲下了身子,伸出了修长的手,轻轻地勾起了秦兮的下巴,轻挑地扬了扬眉,“不乖啊……”

说完这句话,他又掀了下眼皮,看着敞开的窗户,眼底一片了然,笑了一声。

“真聪明啊秦兮。”说着,封靳陌用力掐住了秦兮的双颊。

“北御霆来过了吧?”

秦兮装傻,声音哑然道:“你,你说什么呢?北御霆不是带……带着姬念走了吗?”

封靳陌轻呵了一声,声音清冷无比,“当老子蠢?”

“我没骗你……我刚才睡着了,听到敲门声,刚准备开门,门就被你踹开了,然后你就不由分说的朝我开枪。”

秦兮声音虚弱的说道。

封靳陌眯了眯眼,起身走到了窗户前,往楼下看了一眼。

黑夜里,草坪上没有一个人影。

因为是在夜里,即便北御霆在草丛里,从窗户这个角度看,也看不见北御霆的影子。

封靳陌看向秦兮,问:“开窗干什么?”

秦兮心虚,道:“我热,散热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