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的冷风从她脖颈的衣领,吹进了胸膛的伤口里,很疼……

秦兮用手指,点了一下自己身上止疼的穴位。

作为医生,她自然知道有些穴位可以暂时止住身上的疼。

当然,也只是暂时的止疼。

而且点这些穴位,还有可能加重伤势。

但秦兮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爬出窗户,顺着墙壁,不要命一般的跳了下去。

伤口的撕裂……让她即便是止疼了,也依旧有一阵剧痛笼罩着她。

在掉落地面的一瞬间,秦兮立马用手撑住了草坪。

这才没让胸口的枪伤撞到地面上。

北御霆不能继续待在这七区,晚上万一有巡逻的人来经过这边,他会很危险。

秦兮要想个办法,把他带出去。

或许,可以找秦牧帮忙。

毕竟秦牧出入七区自由,他带个人出去,肯定没人敢拦着。

秦兮慢慢地爬到了北御霆所在的位置。

抓住了北御霆的大手,现在她虽然受了重伤,但将北御霆背起来的力气,还是有的。

就在秦兮准备起身,拉着昏迷的北御霆起来时,手却被反握住了。

秦兮顿时脑袋发懵……

他,他醒了?

什么时候醒的?!

她的迷香,最少也要五个小时才能让人神志清楚,可北御霆……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清醒了?

秦兮呆呆地睁着眼,与北御霆那双在夜里依旧如鹰一般的眼眸,对视在了一起。

“你怎么……?”

“秦兮!”北御霆脑袋依旧有点晕乎乎的,连带着嗓音都有些沙哑。

他自认为自己百毒不侵,从未有人能算计到他,却没想到秦兮居然能拿药迷晕他……!

北御霆坐起身,将秦兮拥入了自己的怀里,道:“你不会真以为,我有那么弱,可以任凭你支配吧?”

秦兮还是很震惊。

要知道,那些迷药常人闻了,不可能这么快醒的。

可见北御霆实力多强,居然在中了她迷药的短时间内,可以清醒过来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北御霆对血腥味还是比较敏感的,轻轻一闻就闻到了秦兮身上散发出的味道。

月光下,血染红了她的衣服。

秦兮胸口上的那道伤,对北御霆而言,无比的刺目。

他轻轻推开秦兮,俯身望着她胸前的伤,又看了看她如一张白纸的脸。

呼吸顿时粗重了起来。

方才他被秦兮迷晕了,虽然没一会儿他就靠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醒了过来,可对于四周的一切,还是很模糊,所以一开始没发现秦兮受伤了。

“小兮……”

北御霆的语气,也从方才的恼怒,转变成了柔软。

“疼吗?”

他已经顾不得生气,也不敢再抓着秦兮,生怕触碰到她的伤口。

现在的秦兮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稀有的宝物,根本不敢碰一下,生怕磕着碰着会将她摔碎。

秦兮摇了摇头,“不疼。”

“封靳陌干的?”

北御霆当时依稀听到秦兮住的房间楼下,传来脚步声,也听到秦兮提到了封靳陌。

所以第一个怀疑的人肯定是他。

北御霆迅速地起身。

他想杀了他!现在、立刻、马上!

他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小丫头,居然让他这般作贱,北御霆已经失控了。

这里是封靳陌的地盘,秦兮怎么可能让北御霆去冒这个险,她好不容易才让他从危险中脱离,必然不能再让他坠入虎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