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口仿佛有密密麻麻的虫子,在不断的吞噬她,啃咬她……

她冷汗直流,想回到阁楼,却早没了力气。

突然感觉眼前模模糊糊的,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。

再然后,眼前一黑,彻底的晕了过去。

……

翌日,下午。

再次醒来,秦兮在实验基地的床上。

睁开眼睛,看见了周围闪烁的灯光。

她忍着痛,看向了四周。

看见了焦头烂额,在做实验的秦牧。

还有在一旁,撑着脑袋,对秦牧一脸无语的梁之卿。

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

她没死?

秦兮难受地坐起了身子,感觉头昏脑胀。

胸口那处还传来一阵一阵的痛。

原本她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呢,居然又活过来了。

命真大……!

就在这时,梁之卿看了过来,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秦兮,便淡淡的道:“你醒了。”

“看来恢复的还不错。”

秦兮没说话,可身体还是很疼。

梁之卿瞧见她逞强的模样,轻嗤了声,嗓音淡雅道:“你还是坐下好好躺一会儿吧。”

秦兮脸色依旧是苍白的,没有一丁点温度,她抿了抿唇,“你救了我?”

梁之卿:“子弹,我帮你取的。”

他帮她取的子弹……?

秦兮本能地抿紧了唇,她那个部位……似乎有点不合适吧?

像是看出了秦兮的羞赧,梁之卿无奈道:“我闭着眼睛取的。”

取子弹的时候,秦牧就在旁边盯着他,他哪儿敢看秦兮那个部位啊。

秦牧这会儿正专心做着实验,并未发现秦兮醒了。

还是梁之卿叫了他一声,他才从实验中回过了神。

他目光停在了秦兮的身上,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,走到了秦兮身边,“小兮啊,你可算是醒了。”

秦牧老泪纵横,跟个疼爱孩子的父亲一般,哭着说道:“你饿不饿,想吃什么跟我说,我去给你准备。”

秦兮抿着唇瓣,不知该说点什么。

梁之卿缓缓地走到了刚才秦牧做实验的地方,替他把东西给收拾好了,以免待会儿实验室又突然爆炸。

收拾完东西以后,梁之卿还不忘吐槽一句,“秦叔叔,麻烦你下次做实验的时候心细一点,这里是实验室,不是菜市场,别把什么东西都混在一起。”

被教育的秦牧,立马吹胡子瞪眼的看着梁之卿,心情不爽。

在小兮面前就不能给他留点面子?

旋即,秦牧又看向秦兮,笑着说:“小兮你……”

“梁之卿。”秦兮无视了秦牧,直接叫了梁之卿的名字。

梁之卿手里的动作微怔,淡淡的扫了一眼秦兮,“有事?”

秦兮:“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阁楼。”

冰冷的语气,带着怒意。

梁之卿毫不遮掩,“封殿下让我去的。”

秦兮:“……”

他不是要让她自生自灭么?为什么还要救她?

“是么……?”秦兮弯了弯唇,“是让你去看一看我有没有死的透彻?”

梁之卿沐浴春风地笑了笑,只是那笑容里,难免有几分说不出的轻嘲,“你犯不着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