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母亲大人,你是上了年纪眼神不好吧,就她这样的……漂亮?”

封靳陌非常不识趣的出了声。

顾悠童表情瞬间变了。

她这个表哥干嘛这样损她?

就算他们不怎么见面,也是有点儿血缘关系的好不好。

他怎么帮着秦兮一个外人?

封柔严肃的对封靳陌开口道:“不许无礼,她是你表妹,你应该护着她,而不是贬低她。”

封靳陌顿觉不耐烦,“知道了。”

白婉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封靳陌身边的秦兮。

那个女孩,清冷的站在那儿,特别的漂亮。

清纯中,又夹带了妖艳。

这样的女孩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,宛如人间绝色。

怪不得能跟在封殿下这样的人身边。

封柔顺着白婉的视线看去,这才注意到了秦兮。

尽管过去了这么久。

封柔依旧认得出她。

以前七区派秦兮这个代表,来皇室行礼,所以见过几次。

那时候她就觉得秦兮长的很漂亮,不知长大后会是一番怎样的国色。

没想到一晃五年过去,长成大姑娘的她,果然美到惊艳,就算是放在整个c国,能与她相比之人,也寥寥无几。

只不过……

她浑身散发着危险,是个不好惹的小姑娘,她跟在自己儿子身边,很容易扰乱她儿子的思维。

封柔直觉向来很准,对秦兮的态度自然不好,她直接对封靳陌说道:“这是妈的生日宴,你怎么带着一个……这样的女人来。”

这话显然是在针对秦兮。

但封柔已经尽量说的很委婉了。

闻言,封靳陌一手搂住了秦兮的香肩,“母亲大人,我带个女伴过来,应该不妨碍您什么吧。”

封柔看了一眼秦兮。

秦兮的目光也对上了她,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。

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用这种眼神看自己。

封柔眸子沉了沉,开口道:“阿陌,婉婉来了,你女伴是不是该换成她?”

顾悠童在一旁听的心花怒放。

秦兮这个野丫头,还真想跟着封殿下出入宴会啊?想的倒是美。

封靳陌蹙了蹙眉,还没说话,封柔又开口道:“你在外面怎么样,妈管不了,但是在这种重要的场合,你不能带着这样的庸脂俗粉来出席。”

说完,封柔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秦兮那边。

庸脂俗粉?

什么庸脂俗粉能长成秦兮这样啊?

白婉皱了皱眉,觉得公主说话过分了,弱弱的道:“公主,既然这位小姐是封殿下带来的女伴,不管怎么样,我也不该横插一脚……”

封柔严厉道:“婉婉,你总是这样替别人考虑,胆怯懦弱,将来如何进入皇室辅佐阿陌?”

这话显然是把白婉当成了自己儿媳妇。

白婉低下头,手指头卷缩着,看起来怯生生的。

“阿陌,给我好好照顾婉婉,听见没有?”

封柔冷冷地说道,语气不容置疑。

封靳陌看了眼白婉,“行行行,知道了。”

说着,他走到了白婉面前,对她道:“进去吧。”

白婉看了一眼秦兮的方向,“可是……她怎么办?”

封靳陌更不耐烦了,“不管。”

说着就往大殿里面走。

他可不想被母亲一直碎碎念。

封柔看着秦兮,冷笑了一声,“秦小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