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烦啊,他为什么会被北爷抓来这样的地方?

一般这种场合,北爷不都应该带着林野来吗?为什么非要他连夜赶来啊。

北爷就更奇怪了。

穿着黑色的西装,脸上还带着银色面具。

虽然面具也掩盖不住他身上的气质和帅气,可是……

北爷长了一张那么妖孽的俊脸,完全没有必要带面具的呀。

算了,谁让北爷说,小兮兮在里面呢,为了将小兮兮带回北爷身边,他萧白受点儿委屈没什么。

宫殿内走出来了一位专门伺候公主的女佣,对站在外边的北御霆开口道:“您可以进来了。”

说着,那位女佣扫了一眼萧白,面露嫌弃。

萧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移开目光。

这是什么社死现场啊……靠。

北御霆迈开颀长的双腿,朝宫殿内走去。

萧白立马跟了上去。

他实在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要穿成这样……

就连北爷自己,也穿的很随意。

普普通通的一件手工定制西装,根本没精心的打扮自己。

出席这样盛大的场合,北爷难道不应该好好打扮自己么?

这到底是多没有把皇室家族的人放在眼里。

……

秦兮坐着封靳陌的车来到了公主的生日宴上。

看着眼前比七区不知道大了多少倍的宫殿,眨了眨眼睛。

确实是很气派。

封靳陌和她都坐在后座,前面开车的人是孤阎。

孤阎也算得上是封靳陌的心腹,把他带来这种场合,不算奇怪。

车开到了宫殿外后,孤阎尊敬的对封靳陌道:“封殿下,已经到了。”

封靳陌睨了一眼秦兮。

今天的秦兮,穿着紫色的礼服。

但这套礼服似乎被她改造过。

本该袒露出的胸前,有一朵很大的紫色玫瑰,但布料跟礼服是一样的。

似乎是将礼服的某一块地方裁剪了下来,制作出了一朵玫瑰花。

但,一点违和感都没有,甚至给她这件礼服更加添置了几分特别。

她脖子的天鹅颈很白很白,搭配上她那张白里透红的精致脸蛋。

封靳陌感觉自己喉咙有点儿发痒了。

今天的秦兮,真的太美了。

他从来不知道,十八岁的秦兮,穿上晚礼服,会美的如此惊世骇俗。

秦兮感觉到封靳陌灼热的视线一直停顿在自己身上,她看向了他,互相对视在一起。

封靳陌为了化解尴尬,咳了一声,道:“这礼服,怎么跟我送给你的不太一样啊?”

那几套礼服可都是他找专业设计师定做的。

封靳陌选出了几套他认为最好看的紫色晚礼服给秦兮。

秦兮语调不疾不徐,没有什么温度地说:“礼服,太大了,我把多余的布料用来做玫瑰花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封靳陌勾唇笑了笑,“你这么瘦啊……”

本来只是调侃的话。

可是,封靳陌的目光却随着自己这句话的落定,凝了下。

他发现……

秦兮似乎从回到七区开始,就越来越瘦了。

本来她就很瘦。

如今一看,她腰似乎又细了不少。

秦兮没什么表情的答道:“还行吧。”

封靳陌的手忍不住伸向秦兮的胸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