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正常来说,是不可能有第二颗解药的,北爷,您手里的,或许是世界上唯一的解药。”

萧白说的很认真,“这种药制作成本太高了,既耗费时间又耗费精力,而且这种药应该还未制作出多久,否则一定会有人制作出盗版,借用柴草神医的名号拿到去黑市上去卖,不可能这么久还没有一点动静。”

北御霆敛眸,听懂了,“也就是说,这解药不容易制作,我手里的,可能是唯一一颗?连柴草神医自己,都没有第二颗解药?”

萧白点头:“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。”

“如果秦兮真的服用了毒药的话,没有您手中的解药,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,必死无疑,而这一两个月的时间,不可能制作的出这种解药。”

“别看这小小的一颗解药,最快也要几个月才能完工,而且还要找到稀有药材,时间自然更要往后推迟一点。”

北御霆瞳孔骤然收缩,呼吸沉而有力,“我要找到她。”

必须要!

秦兮既在信里提起,自己吃了毒药,那么她就一定吃了。

现在他手里有可以解她毒的解药,他必须要找到她,不能让她有事!

北御霆发现,自己虽怨恨秦兮的不辞而别,可他最害怕的,还是秦兮有危险……

他可以不要她的承诺了,他只要她好好的。

北御霆不停的思考。

秦兮会去哪儿……

突然想起那天封靳陌说过的话……

他说,自己拿了属于他的东西,所以他才会对付岳城。

但是那个东西,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……

这里所指的“东西”,是不是秦兮?!

可北御霆想不明白,秦兮怎么会跟七区有联系!

生活在那样黑暗的地方,秦兮该吃了多少苦?!

北御霆低下头,漆黑的眼眸一片阴冷,还带了几分复杂。

萧白:“北爷,您觉得秦兮会去什么地方?她又能去什么地方?”

顾家肯定是不可能的。

学校也不太可能。

最大的可能就是,她现在已经不在帝都了。

可不在帝都,她又能去哪儿呢?

能拿到柴草神医才能制作出的毒药和解药,秦兮一定不简单。

萧白又开了口,“要不让林野去查一查一星期前的航班吧,说不准秦兮出国了呢?”

北御霆摇了摇头,嗓音低沉,“她若是真离开帝都,绝对不会留下马脚,让我找到她。”

秦兮是黑客k,她想消除她离开的航班记录,根本不成问题。

“北爷,您神通广大,找一个人那不是随随便便吗……”

萧白一脸崇拜地说。

北御霆扫了他一眼,不语。

普通人,可能很好找。

但秦兮若是有意要躲着他,他绝对找不到。

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那么害怕秦兮的离开了。

北御霆抿了抿唇,漆黑的眼眸,无比淡薄。

“我要去c国。”

听到北御霆说这句话,萧白讶异道:“您不是才从c国回来不久吗?”

说完,萧白又评价了一句,“c国虽然繁华,但那种乌烟瘴气的地方,您还是少去为妙。”

c国,皇室称霸。

皇室的人,为非作歹。

c国的边境,更是一点王法都没有。

肮脏龌龊的各种交易……

北爷这样矜贵的人,不该去那儿。

北御霆薄唇抿成一条直线,清冷的面容,如同寒冰。

“她很有可能,在c国七区。”

这是北御霆的初步判断。

即便有一点可能性,他都要去试着找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