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招娣是发自内心的道歉。

但人性,总是自私的。

尤其是在感情这方面。

她克制不住自己喜欢北爷的那颗心。

试问,在沙漠中,快要渴死,濒临死亡的那一刻,有人递给了你一杯水……谁能拒绝的了?

像北爷那样优秀完美的男人,没有任何女人看了,能抗拒的了,她也不例外。

明知危险,却忍不住靠近。

秦兮长长的睫毛轻垂着,形成了一把扇,面对陆招娣的道歉,也只是淡然一笑,语调不缓不慢地说道:“不必跟我道歉。”

陆招娣怔了怔,掀起眼皮看着秦兮。

秦兮张狂,妖冶的笑,慵懒到没有攻击性。

好像……

根本没有把她这号“情敌”给放在眼里。

陆招娣又鼓足了勇气,说:“我喜欢北爷。”

走廊上路过的学生没几个,时不时会朝秦兮和陆招娣这边看,带着几分探究和打量。

秦兮倒没想到,陆招娣居然这般有勇气,对自己说出这种话。

“所以?”

秦兮挑眉,冷静的看着陆招娣。

不得不说,陆招娣这张脸,确实是比陆凝要讨喜。

只是整了容,稍微还是有点儿瑕疵的,如果她没整,很难想象,她纯天然时,多美。

陆招娣咬了咬唇,继续道:“我知道,你帮了我很多。我也是真心把你当成朋友的。”

“嗯。”秦兮懒洋洋地点头,“但这并不是你喜欢我男人的理由。”

顿了顿,她又继续笑道:“当然,我家哥哥很优秀,难免招惹女孩子喜欢,这一点我很清楚。我也不怪你,只怪我哥哥他天生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。”

陆招娣眼底闪烁着一层泪圈,软软地道:“我们,还能是朋友吗?”

喜欢一个人,是没法控制的。

她勇于承认,勇于追寻,这并不是错啊。

秦兮,会理解她的,对吧?

“你觉得,我们还能做朋友?”秦兮眉梢轻挑。

她信任的人很少,能跟她交心的人不多。

唯一的朋友也是虞轻冉。

她看人一向准,既认定了能做朋友的人,那就证明这个人绝对不会差。

在秦兮的世界里,“好友”和“合作伙伴”可以不嫌多。

但朋友,只交最真心的那一个。

以前她喜欢陆招娣,想帮陆招娣。

那是因为她眼睛里,单纯美好,没有一丁点杂质。

是自己所向往的。

如今……

陆招娣眼睛里,少了她所向往的东西。

那么,做朋友是不可能了。

而且,她也是个女孩子,也有自己的私心。

她不想跟一个情敌做朋友。

又不是圣母泛滥缺爱,见人就要处好关系。

能处好关系就处,不能处就拉倒。

“难道,不能吗?”

陆招娣说着,激动的抓住了秦兮的胳膊,“我不会去打扰你和北爷的,我会祝福你们。”

“如果你真想祝福,刚才就不该对我说那些话。

秦兮冷冰冰凝视着陆招娣,双眸幽凉刺骨,好似没有半点温存。

陆招娣说北爷如何帮他。

还说她留在北爷身边,是为了报恩。

最后,又喜欢上了北爷。

听听,这些话说出来,谁听了心里能好受?

听到秦兮的话。

陆招娣低下了头。

她其实很有自知之明,她明白,许多事情不能强求。

爱情是,亲情也是。

她没有被人在意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