率先发现秦兮的。

是北倾灵。

她跪在自己养母安雅的身边,喊道:“秦兮,你还敢过来。”

现在北家之所以闹得鸡犬不宁,都是因为这个女人!

她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!

北倾灵话一出。

北家人纷纷朝着门口看去。

北御霆阴郁的眸光稍稍恢复些许的清明,迅速掐灭了手中的烟,丢在地上。

她怎么来了?

要知道,他之所以会来北家,都是因为怕北家人晚上去御居闹,吵的秦兮不得安宁。

北御霆凸起的喉结动了动,一时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他不想让秦兮了解他的家族。

也不想让秦兮跟北家这些虚伪的人站在一起。

她应该安安静静的,待在御居,不要来这里。

站在安雅旁边的北锐龙看见秦兮。

本能地后退。

吓得他腿软,脚步不稳,摔倒在了地上。

他可没有忘记这个女的那天对自己残暴的样子。

丝毫不亚于北御霆。

弥芸脸色差劲,趾高气昂地坐在沙发上,瞥了眼秦兮,语气微讽道:“一个野丫头,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北家老宅,也是你能来的?”

“平时在御居蹭吃蹭喝也就算了,咋的?还想跑到北家来蹭吃蹭喝?你咋脸皮那么厚呢?”

“我告诉你,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,无非就是想嫁进北家,成为人上人,我告诉你,不可能!只要有我在的一天,你就别想进北家的门!”

平时高贵温婉的弥芸,对秦兮的态度,极其尖酸刻薄。

弥芸这番话说的太过分了。

惹得北御霆一身戾气,眼眶猩红地看向她。

为什么,这个女人是生他的母亲。

胸口蔓延着滔天怒火,只能压抑深处。

不是因为他懦弱,而是他没有办法对付自己亲生母亲。

他的道德,人格,都不允许他这样做!

可他也不会坐视不理。

轻笑了一声,看向弥芸,“我可不是北家的人,她也不会嫁进你们北家,她只是我的妻子。”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。

北御霆的这句话。

是彻底把他和北家分割开来了。

并且表示,他和秦兮才是一家人。

弥芸激动的站起身,“什么叫你不是北家人?”

她指着北御霆的鼻子骂,“我真是白生你了,你这个白眼狼!”

“妈都是在为你好,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?你看看你,都没有小时候一半的懂事,你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秦兮打断了弥芸。

她眼神黯淡,冷若冰霜。

倘若这会儿有人敢直视她的双眼,定能感受到冷飕飕的寒意和杀意。

还有恐惧。

弥芸看向秦兮,“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

秦兮一步一步地走到弥芸面前,每一步,都带着坚定不移的信念。

她走到弥芸面前后。

发现弥芸手指还指着北御霆,冷冷地出了声,“给我放下。”

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“我再说一遍,放下!”

秦兮声音放大了不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