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男人对秦兮还真是好。

如果她知道,秦兮脚踩两条船,还会对她这么好吗?

陆招娣深吸了口气。

关上副驾驶的车门。

来到了后座。

打开后座车门,坐了进去。

“说吧。”

顾商晏嘴角上扬,补充了句,“放心,我这车隔音。”

陆招娣牵强地笑了声,道:“秦兮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

顾商晏刚要说,秦兮是他亲妹妹。

就听到陆招娣说:“她是不是吊着你?”

顾商晏闻言,唇瓣抿紧,没有说话了。

他倒是想听听,秦兮这个所谓的“好朋友”,能说出什么话来。

“我劝你不要被秦兮骗了。”陆招娣深吸了口气,“我虽然是她的朋友,可我了解她的为人。”

“她跟你在一起,同时跟好几个男人牵扯不清。”

“就连我们学校的校草都喜欢她。”

“她是那种典型的,吃着碗里,看着锅里的女孩子。帅哥,我也是怕你被她给骗了。”

陆招娣说完,重重地叹了口气,还不忘苦口婆心的说:“我真的很怕秦兮误入歧途,所以才告诉你这件事情,希望你能离开她。”

“后面我会好好开导她,让她不要再欺骗别人感情了。”

顾商晏额头青筋暴起,胸口上下起伏着。

似是愤怒了。

目光猩红的看向后面的陆招娣。

陆招娣被他眼神吓得一惊。

以为他是听到自己说这些,恼羞成怒了。

便温柔地安慰道:“你也不用太难过了,秦兮本来就是这样的人,她可能就是觉得你有钱,所以想跟你亲近亲近。”

说完,她还伸出手,想要拍一拍顾商晏的背。

然而手还没有碰到顾商晏的背部,手腕就被他狠狠地抓住了。

他眼中似有火苗再燃烧,紧紧地抓着陆招娣的手腕,用力一拧。

作为拳击冠军多年的顾商晏。

手上力度是绝对不小的。

陆招娣的手腕,当场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她清楚的感觉到,自己手腕的疼痛。

似乎……脱臼了。

她双眼含泪的凝视着顾商晏。

“痛……你放手。”

娇媚软甜的声音,并没有让顾商晏手上的力度减弱。

反而加大了力度。

陆招娣感觉自己的手腕要废掉了。

差点哭出声。

顾商晏冷漠地说道:“你可能不了解我这个男人。”

“其他男人不会打女人,不代表我不会,我男女都打。”

俗话说,君子动口不动手,可他不是君子。

就眼前这样的女人,他恨不得当场打死。

陆招娣脸色被吓得苍白,“我只是关心你,不想你被秦兮骗。”

“呵呵。”顾商晏冷笑,“你口口声声说,是小兮朋友,可我怎么感觉,你是把小兮给当成了仇人啊。”

“就你这样的女人,还不配跟我家小兮做朋友。”

“我警告你,如果你再敢诋毁她,明儿我就算是把这所学校掀了,也要弄死你这个傻逼女人。”

说完,顾商晏狠狠地松开了她的手。

随后,还拿起了一张纸,擦拭着自己刚才握了陆招娣的手。

眼中是满满的嫌弃。

陆招娣捂着手腕,眼眶红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