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御霆薄唇抿起一条弧度,倏尔间,笑了声。

他这声笑听起来,魅惑无比。

让人心口小鹿乱撞的。

秦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开口道:“你干嘛要笑啊,难过就应该哭。”

“哥哥,你在我面前不用这么压抑和伪装自己的。”

听言,北御霆嘴角挑起邪魅弧度,凌厉的眉眼多出了几分宠溺,他看着前方的路,车速加快了些,嘴里说道:“在你心里,哥哥这么脆弱的吗?”

秦兮闻言,没接话。

她不是觉得北御霆脆弱。

而是北家人的态度,还有说出来的话,就连她一个外人听了,都超级难过,更别说北御霆了。

她不信他的内心没有半点的触动。

“小兮。”北御霆风轻云淡的说道:“最难的那段日子已经过去了,所以,我现在已经不存在难过了。”

那些人,于他而言,已经不能再影响他一点情绪。

这一点,他希望秦兮能够明白。

秦兮低下头,唇瓣吐出一句酸涩的话,“可是我难过。”

北御霆握方向盘的手一顿,眼底蔓延起一层意味不明的光。

耳边传来秦兮柔软低哑的声音,“我心疼你。”

她看向北御霆。

黑白分明的眼睛,盘旋着一层眼泪,“我是真的……好心疼。”

北御霆现在可以做到这样无所谓,不在乎。

那是因为他曾经非常痛苦过。

那些痛苦,可以掩盖北家人今晚说的那些话。

而且看他今天的态度,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北御霆性感的喉结滚了滚,沙哑道:“让小兮不开心了,是哥哥的错。”

“北御霆!”秦兮声音放大,眼睛里划过了一滴眼泪,“这种时候,你能不能不要说这样的话!”

“什么你的错?你哪儿错了?”

秦兮用力的咬紧了唇瓣。

北御霆沉默。

视线朝着秦兮看了眼。

胸口瞬间闷了。

本来不难过的。

看见秦兮哭了以后。

他感觉天都塌了。

秦兮很少掉眼泪的,她一旦落泪,就代表了她现在真的很难过。

北御霆敛眸,一双漆黑的眸子阴郁了几分。

他真该死。

把自己的心肝宝贝惹哭了。

北御霆不由加快车速。

秦兮下意识地抓紧了安全带,眼睛红通通的盯着北御霆。

委屈……太委屈了。

她都这样难过了,这个男人都不会过来安慰一下的。

算了,现在这样的情况,应该是她去安慰他。

自己不能太矫情了。

……

车速很快。

到御居时时间自然缩短。

当车停在御居的时候。

秦兮都还没有缓过神来。

下一秒,她身上的安全带就被解开了。

北御霆伸出手,扣住了秦兮的后脑勺,强迫她直视自己。

秦兮脸色红润,有点儿紧张。

两双眼睛四目相对。

北御霆拿出了一张纸,擦了擦秦兮的眼泪,发现她唇瓣出血了。

显然是刚才咬自己唇咬的太用力。

北御霆擦了擦她的唇,垂着眼帘。

修长的羽睫在轻轻颤抖着。

薄唇轻启道:“哭也就算了,怎么还伤着了自己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