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御霆原本慵懒倦怠的俊脸,随着秦兮的出现,倏尔间变得严肃。

“穿件外套。”

北御霆低沉的嗓音不容拒绝。

秦兮怔了怔,意识到北御霆说了什么后。

低下头,看了眼身上的吊带裙。

又抬起了眼皮,用很诚恳的态度说道:“哥哥,我已经不小了,穿这种裙子,挺正常的呀。”

“何况,衣柜里那些裙子衣服,不都是你给我准备的么?”

既然是他准备的,那没就没啥问题吧……?

北御霆蹙紧眉,“我让别人准备的,当季新品。”

没有把过关。

谁知道他们会准备这样的衣服。

这裙子,露胳膊露腿的,脖子下的锁骨,清晰分明。

哪个男人看了不心动?

“这种裙子……”北御霆嗓音暗哑低沉道:“只穿给我一个人看可以。”

穿出去,不行。

秦兮没想到,过了整整两年,北御霆居然还管的这么宽。

秦兮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穿着。

没觉得这裙子哪里奇怪。

她也见同龄人穿过呀。

现在这个时代,穿这样的裙子出门,已经不足为奇了。

“要穿,就再穿件外套,这是我最大的容忍。”

北御霆深邃的眼眸,紧紧的注视着秦兮。

秦兮被他看的,感觉自己身上多了几个洞似的。

秦兮拗不过他,只能认命,“行,听你的。”

说完,她就回到房间,从衣柜里拿了件绿色的雪纺开衫。

穿上后,立马浮现出了小清晰的感觉。

刚才是纯欲。

这会儿是邻家小妹。

北御霆满意地轻挑了下眉,薄唇弯起一条勾人的弧度,伸出手,揉了揉秦兮的脑袋,道:“这才像样。”

秦兮:“……”好想打他,怎么办!

北御霆骨节分明的手指,刮了下秦兮的鼻子,绯色的唇瓣如薄冰轻启道:“小兮,吃完早餐送你去学校。”

秦兮顿了顿,“我自己可以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但我就是想送你。”

北御霆继续道:“走,下楼。”

秦兮:“好吧。”

……

餐桌前,秦兮低头看着手机。

顾悠童微博底下,一大堆的人,支持她,同情她。

评论也是颠倒黑白。

【秦兮不配弹苍希的曲子!】

【侮辱了我们音乐圈的神话,太恶心!】

【可不就是嘛……听说,秦兮还冒充苍希的朋友,媒体在旁边听到了秦兮跟谢影帝的对话,貌似她认识苍希。】

【可得了吧,苍希什么人物?秦兮这种人,给她提鞋都不配。】

【某人不把别人梦想当回事,谎话倒是张口就来,真够恶心的,苍希要真是她朋友,爷我倒立吃翔,头塞马桶,把自己冲走!】

秦兮放下了手机,哭笑不得。

这会儿她都不知道要以什么心情去面对这些网友了。

原来她给自己提鞋都不配。

北御霆见秦兮嘴角挂着笑容,浓密的眉心轻轻扬起,“被骂了还这么开心?”

“不开心能怎么样?”

总不能哭丧着脸吧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