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兮这清高的样子,属实有点惹毛了记者。

记者们继续咄咄逼人:

“什么叫无可奉告?我看你分明是做贼心虚,冒充了柴草神医吧!”

“我也不相信你是柴草神医,听说柴草神医可是很亲民的,哪儿像你啊,高高在上的样子。”

亲民?

秦兮差点被这两个字笑死了。

“你从哪儿听说柴草神医很亲民的?说出来,让我高兴高兴。”

秦兮这话顿时堵的几个记者语塞。

一名女记者说:“柴草神医救了那么多人,这不足矣说明,她很亲民吗?”

秦兮噗嗤一笑,“原来救了人,就代表很亲民啊?”

这可太有意思了。

女记者盯着秦兮那张脸,心口有种浓浓的酸意。

长这么漂亮,还是北爷的女人……

怎么可能是柴草神医呢。

她要真是柴草神医,这……让她这个小记者怎么活啊。

就算是差距大,也不能差距大到这种地步吧。

秦兮收起了嘴角的笑容,“你们的问题,我并不想回答,至于你们之后打算怎么在网上报道我,我都无所谓。”

“所以,现在可以让路了吗?各位记者?”

秦兮话说到这份上了。

摆明了是不想配合他们记者。

呵,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优越感。

估计就是做贼心虚,不敢回答吧。

至于法庭上出现的那个黎青……很有可能也是帮着秦兮一起骗人的呢。

毕竟他们这些记者又没有进柴草医馆去看过。

想到这儿,记者们心里有了新盘算。

如果秦兮是冒充柴草神医的,这也是个大新闻啊。

毕竟像柴草神医这样的人物被人冒充,可是要被万人唾骂的。

记者们没再拦着秦兮了。

秦兮迈开步子,就走进了学校。

虞轻冉回学校时,狠狠瞪了一眼那些记者。

然而下一秒,蓝琛就搂着她的脖子往学校里面走。

……

下午放学。

北御霆来学校接秦兮了。

一辆豪车停在校门口,实在亮眼。

车里的人更亮眼。

江鹰坐在驾驶座。

北御霆坐在后座,透过半开的车窗,能清晰的将他那张俊美如斯的脸,收入眼底。

他犹如天神一般,只是坐在那儿,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秦兮走出校门。

就看见了北御霆。

秦兮眼睛一亮,迈开步子,朝着他走了过去。

顾悠童这时候也出了校门口,看着秦兮慢慢坐进了北御霆的车子。

北御霆似乎还温柔的揉了揉她脑袋。

那双平时对任何人都薄凉无比的眼神,在秦兮面前,温暖的仿佛随时可以滴出水来。

实在让人心生嫉妒。

顾悠童牙齿咬紧了唇瓣,指尖攥紧,看着那辆车扬长而去,可她的心,却久久不能平静。

顾悠童想到了自己以前。

她是四大家族的千金,未婚夫是北凌轩。

北凌轩在帝都也算的上很优秀,是数一数二的男人。

除了花心以外,没什么不好的地方。

跟他在一起,她是m.e集团的总裁夫人,所有人对她毕恭毕敬,加上她又是四大家族的千金,整个清大的同学,都对她很有礼貌。

在一些名媛的聚会上,所有人都把她当成小公主捧。

如今她落寞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