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一般正常情况下,不都是喝茶的吗?

家里正好有茶叶,泡开不就完事了,非要喝饮料什么的……

袁暖不甘的跟着杨管家离开了。

等袁暖走后,秦兮才忍不住地说道:“哥哥……你家的女佣还挺年轻啊。”

语气有点酸。

刚才那女佣,看北御霆的眼神,哪里像是在看主人的眼神啊,分明藏着一丝爱慕。

虽然说秦兮知道,北御霆跟那女佣肯定没任何关系,但自家男人被惦记,还是有点不太爽。

本来,秦兮在北御霆面前,也不是个能忍的人。

被他惯的也娇纵了些。

北御霆撩了下眼皮,说:“没注意看。”

这求生欲极强的发言。

“话说你家里的佣人,是需要你亲自面试,才能在这里工作吗?”

亲自面试?

北御霆:“你想多了,我哪儿有那么闲。”

通常这种人,都是交给杨管家去处理的。

忽然,北御霆像是想到了什么,眸光停顿在秦兮身上,薄唇轻掀道:“小兮,你该不会是吃刚才那女佣人的醋了吧?”

一下子北御霆就戳中了秦兮的心事。

惹得秦兮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,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似乎说再多,都是多余的。

毕竟解释就是掩饰……掩饰就代表她真的吃醋了。

见秦兮发愣,不说话。

北御霆嗤笑一声,脸庞逐渐的逼近秦兮,嗓音清冷的道:“怎么?难道我说错了?”

秦兮哽了下喉咙,连忙道:“我像是那么容易吃醋的人?”

说这话的时候,秦兮都不敢看他,生怕被他看穿了。

北御霆依着她,“行,你不像,是哥哥瞎说的。”

语毕,北御霆又道:“我们去看看礼服你喜不喜欢?”

“好。”

来到客厅桌前。

放着两个精致的盒子。

一黑一白。

秦兮打开了白色的盒子,里面呈现出了一套很漂亮的珊瑚色礼服。

秦兮还真想象不出来,自己穿上是什么感觉。

她平时的搭配都是黑白灰,她总觉得,这种颜色,不太适合她这样的人。

不过好在珊瑚色属于淡色系。

礼服是短的,秦兮的腿穿上这套礼服,绝对能露出一双修长又白的大长腿。

就是没有肩带。

属于那种简约风,不算华丽,但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很优雅。

穿上去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。

不过秦兮觉得这种风格是真的很难驾驭的。

因为它偏温柔风,又带了点俏皮和可爱,所以穿上去,也不知道会不会很奇怪。

北御霆目光停在那套礼服上,忍不住地皱了皱眉,这江鹰是怎么办事的,他让他去定一套礼服,他就不能定点保守的?

那裙子看上去还挺短的吧……

想起秦兮那双腿会被晚宴上一群人看着,他就心痒痒。

虽然这种场合秦兮也参加了很多次了,但他还是很难受。

“小兮……”

北御霆刚要说什么。

就被秦兮打断了,她说:“哥哥,有房间吗?我去换一下这礼服。”

北御霆敛眸,“跟我上楼。”

说完,他拿着自己的西装,和她的礼服,走到了电梯口。

乘坐电梯,直接来到了五楼。

北御霆找了一间房,把秦兮带了进去。

这间房应该是北御霆的主卧。

宽大,干净。

落地窗太阳随意照在房间里,很舒服。

装修风格也属于那种暗色系,一片黑。

沙发黑的,床单黑的,被套也是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