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御霆:“不然呢?”

秦兮耸耸肩,淡道:“我还以为……是你给他的任务太多了,让他没时间去想那些情情爱爱的。”

北御霆唇角轻抽。

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。

就在气氛略微尴尬之时,秦兮耳边传来一道声音。

“小兮,你要走了吗?”

白婉跟顾星熠也已经离开了大厦,看上去似乎也是准备要走。

秦兮目光在顾星熠身上停顿了几秒,然后若无其事的笑了笑,“嗯。”

白婉动了动唇,“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啊。”

今天也是凑巧遇到的。

下次再见,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秦兮眸子微凝,指尖轻轻攥紧掌心,克制情绪的轻笑了一声,“会有机会的。”

白婉抬起手,抱了抱秦兮,在她耳边小声说道:“记得你跟你男朋友结婚的时候,一定要邀请我,要不然我会生气的。”

白婉声音虽然小。

但还是被北御霆和顾星熠听见了。

顾星熠眉头拧了拧,抬起头,看了眼北御霆。

一整晚没跟北御霆说话的顾星熠,嘴角轻蔑一勾,冷淡的说了句,“北爷的眼光真是别具一格。”

这话绝不是夸赞。

甚至还带了几分贬义。

北御霆语气闲散且带了几分傲慢,“总比一些瞎子强。”

秦兮听到这话,急忙抓住了北御霆的手腕。

她紧紧的抓着他,生怕他待会儿说错话。

“你说谁瞎子?”

顾星熠眸色凝结成冰,周围气氛寒冷了许多,充斥着危险。

北御霆手腕被秦兮抓着,他知道这小丫头怕自己不小心抖出来什么,无奈,只能压下心中的不悦,说:“我随便一说,你何必这么急的对号入座?”

说完,他低头看着秦兮,呼吸沉了会儿,将不爽扼杀在心中,随后,淡然道:“我要跟我女朋友先走了,就不奉陪了,再见。”

说完,他扣住秦兮纤细的腰,就要离开。

顾星熠目光牢牢的锁定在秦兮身上。

发现她垂着眼皮,面无表情,那双好看的眼睛在月光下,失去了原本的光亮。

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,不知道的,还以为她是真的因为自己的话,感到伤心了呢。

但顾星熠知道,像秦兮这样的女人,才不会伤心。

她现在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,只是表象而已。

眼睁睁看着秦兮跟北御霆转身离去的背影。

不知为何,顾星熠胸口一大堆的怒火,好像无从发泄。

原本是想让秦兮不好受,这会儿自己却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憋屈的慌。

等到他们走后。

白婉不开心的出声了,“哥,你太过分了。”

顾星熠本能地看向白婉,“我怎么过分了?”

“你平时在我面前说秦兮不好也就算了,刚才还当着秦兮和她男朋友的面,说那种话……”

听言,顾星熠气乐了,“我说什么话了?我可没有直接说秦兮哪里不好吧?”

白婉:“你是没说……但就是让人听了不舒服,而且秦兮很聪明的,他知道你在针对她。”

顾星熠面不改色,语气平淡的掀不起丝毫波澜,“我本来就是在针对她。”

“小婉,你以前很听话,从不会顶撞我,更不会一个人独自去帝都那么远的城市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