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丹丹:“你有把握让她来给电影弹琴吗?”

颜栀笑了笑,“虽然没把握,但是……我们可以想办法嘛。”

遇到问题,就该用手段去解决啊。

曾丹丹蹙了蹙眉,语气带着几分不信任,“你有办法?”

她总感觉,秦兮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。

“当然。”颜栀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,轻声道:“只要我们抓住她的把柄,她就能对我们言听计从。”

秦兮作为柴草神医,最在意的东西,就是名声了吧。

像是想到什么,颜栀开口对曾丹丹道:“丹姐,待会儿我去问沈归要秦兮的联系方式,后天我就去帝都找秦兮,你到时候帮我联系几个狗仔跟拍。”

曾丹丹闻言,明白了颜栀的意图,开口道:“好,这事儿包在我身上。”

……

帝都。

到了夜晚。

秦兮坐在电脑前,依然感觉无聊。

不知道要做些什么。

就在这时,南川发消息来了。

南川:【k哥,你在江南玩的怎么样呀?】

南川发来了友好的问候。

秦兮打字回道:【还行。】

南川:【那就好,我还怕你玩的不开心呢。】

要是k哥玩的不开心,那可就是他的罪过了。

秦兮托着腮,正要继续打字。

房间门被推开了。

是北御霆。

秦兮关掉了跟南川聊天的页面。

站起了身,走到了他面前。

北御霆伸出手,揉了揉秦兮的头发,嗓音温柔的问道:“在干什么呢?”

“没干嘛。”

“饿了吗?下楼吃晚饭。”

“你忙完了?”

今天北御霆在书房忙一天了都。

跟北御霆比起来。

秦兮觉得,自己好像的确是太闲了。

北御霆薄唇轻启道:“差不多。”

秦兮声音软绵绵的说:“那我们先去吃晚饭。”

北御霆伸手揉了揉秦兮脑袋,目光含笑,带着几分缱绻,“好。”

……

吃晚饭时。

北御霆坐在秦兮对面。

问起了她之后准备做什么。

秦兮也没想清楚。

仔细一想,除了林玥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以外,她就没什么要做的事情了。

下半年实习期。

又不需要去学校。

但她也肯定不能窝在家里,得去干点有意义的事情。

北御霆给秦兮夹菜,见她满脸纠结的样子,出声安抚道:“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,就待在家,我养你。”

养几辈子都没问题。

秦兮:“我才不需要你养呢,我养你还差不多。”

北御霆动作一顿,看向她,“养我?”

她好像不止说过这一次。

秦兮抿了抿唇,挠头道:“我真的想努力工作,以后养你啊。”

“这样的话,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”

北御霆薄唇轻轻地弯了弯,被秦兮这话整无语了,他懒洋洋的问道:“你从哪儿看出来我辛苦了?嗯?”

秦兮眨了眨眼睛,“这两天你工作就很忙啊。”

一大早去书房开早会。

有时候一整天,都不在家,去应酬。

北御霆慵懒的勾了下唇,嗓音低沉沙哑道:“小兮这是在抱怨我冷落了你?”

秦兮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