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秦兮以外的任何女人,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。

秦兮看着北御霆,说:“那你曾经,带过女伴参加应酬吗?”

曾经?

北御霆成功被她问到了。

秦兮知道他身边基本上没有女人出入,但是他以前,去国外应酬,或者是去其他城市,都不会告诉她,他是带谁去的。

又或者说是遇到了什么人。

当然,在一起之后,秦兮是相信他的,知道他身边就她一个女生。

可是以前的话,她没那么大的把握。

“你怎么不回答我啊?”

秦兮疑惑道。

北御霆:“我在认真思考你这个问题。”

他垂下眼皮,似乎是真的在认真思考一般。

秦兮心里不平衡了,甚至有点儿不爽,“你至于想这么久吗?”

难不成他真跟其他女人一起参加过应酬?

他带女伴了?

虽然过去的事情,秦兮不应该在意,毕竟谁没有过过去呢。

可她还是不开心啊。

算了,只要他以后不带其他女伴就行了。

北御霆见秦兮这副模样,他实在忍不住,喉咙间发出一声轻笑,“没带过女伴。”

不回答是故意惹她着急,吃醋的。

很明显,秦兮的反应,他非常满意。

秦兮脸色变了,伸出手锤了一下他胸口,咬牙道:“耍我。”

北御霆:“我可什么也没说,是你自己爱脑补。”

秦兮闻言,动了动唇,本想反驳,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。

因为他说的,是对的。

胸腔积满一层薄怒。

秦兮从北御霆怀里,退了出来。

然后自顾自的,躺在了床上,侧过身子,看都不想再看北御霆一眼。

北御霆看见她这样,笑了下,懒散道:“哥哥本来身边就没有出现过女孩子。”

“没遇到你之前,我身边除了家里的佣人,就没有异性了。遇到你之后,就更不可能有。”

所以,算起来,他只接触过,和认真接触过秦兮一个女孩子。

陆招娣不算。

因为在他眼中,陆招娣跟那些佣人,没什么区别。

只不过佣人需要负责他的日常生活,但陆招娣不用。

她当时只需要给他弹琴就行了。

除了弹琴,就没有其他交集。

可能有时候她会凑上来,但他只要反应过来了,就会立马让她走远点。

所以,除了秦兮,他真没有其他女人。

秦兮心中感觉到了一丝安慰,她抿了抿唇,“好吧。”

北御霆:“别不开心。”

秦兮:“睡觉。”

不跟北御霆多说了。

怕再说下去,显得自己小心眼。

北御霆从身后抱住了秦兮,呼吸沉沉地,陪着她入睡。

……

第二天中午。

秦兮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。

对方自称是颜栀,说要跟她见一面,谈谈钢琴的事情。

秦兮倒是真没想过颜栀会主动的联系她。

还挺意外。

不过沈归不是给她时间考虑了吗,为什么还要让颜栀再过来当说客?

秦兮想拒绝。

但是又想知道,现实生活中的颜栀,到底长什么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