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得不说,沈归很会抓人心。

秦兮听了他的话。

内心都微微松动了几分。

沈归是真的会说话,一下子就戳到人软处。

经纪人都是这么能言善辩的吗?

秦兮思考间,沈归又出声了,“我们也不会逼你,如果你实在不想为电影弹琴的话,那也没关系,毕竟这是你的自由,我们总不能限制你的思想。”

沈归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仿佛秦兮拒绝都显得有点过分了。

秦兮:“你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。”

她不能这么快就被带偏了。

就算沈归这话说的很有道理,她也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才对。

沈归:“好,我等你消息。”

通话结束。

云城。

谢氏总部。

颜栀跟她的经纪人坐在会议室里。

会议室里有谢鸿,还有刚跟秦兮打完电话的沈归。

大家脸色看起来都不怎么好。

颜栀的经纪人是个女人,年纪三十多了,出了名的厉害,经她之手的艺人,都红透了半边天。

毕竟她懂得做人设,也了解年轻人的喜好,只要她想捧谁,谁就能火。

尤其是像颜栀这种,长得好,爱搞事业,还是二十几岁的小年轻,她最会运营了。

她叫曾丹丹。

大家都叫她丹姐。

曾丹丹长相看上去比较尖酸刻薄,身材瘦弱,全身都是商业气息。

她对沈归说:“这小丫头真是不知好歹,给我们家颜栀的电影弹琴,她竟然犹豫。”

说着,曾丹丹又看向谢鸿,说道:“非要让她弹琴吗?她不弹,咱们就不能找其他人?”

谢鸿皱了皱眉,说道:“她最合适。”

如果实在不行,就再找其他人。

但只要有一点希望,他都想让秦兮给他的电影弹琴,这样才是美好的。

颜栀有关注网上的那些新闻,也知道他们是要找那个秦兮弹琴。

颜栀想起之前北爷说他有老婆。

北爷的老婆是柴草神医。

柴草神医就是秦兮……

但网上显示他们的关系,只是男女朋友。

根本不是夫妻。

这也就罢了。

当时北爷电话里的秦兮,说他们有孩子……

这根本不可能!

北爷要是真跟秦兮有了孩子,一定会被媒体爆出来的,根本不可能这么风平浪静。

为了搞清楚状况,颜栀扯出了一抹笑容,对谢鸿说道:“谢影帝,不如让我去找秦小姐说吧。”

“说不准我能说服秦小姐呢。”

颜栀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。

曾丹丹看不下去了,急忙说道:“颜栀,你说什么胡话呢?那丫头什么货色,怎么能让你亲自去找她谈。”

沈归敛了敛眸,听到曾丹丹这些话,很不爽。

平时曾丹丹对其他人说话过分,他都能忍。

但这次……

沈归语调冷漠的说道:“丹姐,我劝你谨言慎行,别说这种话,容易找事。”

“秦兮是医学界的大佬,万人敬仰的存在,治病救人,是很多人比不了的。刚才秦兮也说了,给她点时间考虑,那我们就给她点时间考虑,别逼她。”

闻言,曾丹丹面露冷意,“沈归,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?她说考虑,就是间接性拒绝的意思,她拒绝了,那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,你应该跟我们同仇敌忾,对她厌恶才对,怎么还替她说话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