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而且我给她弹琴,不会被爆出去的,因为我不会让我的名字出现在电影里,反正就只是去给那个电影弹个曲子,配个音而已。”

秦兮一脸真诚的说着。

北御霆脸色好了些。

虽然不知道秦兮在想什么,但还是选择支持她。

北御霆勾了勾薄唇,“行,哥哥支持你的所有决定。”

闻言,秦兮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……”

北御霆轻轻地挑了挑眉,“乖。”

秦兮:“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儿呢,动不动就对我说乖……”

北御霆撩了撩眼皮,嘴角依旧挂着一丝笑意,“在我眼中你本来就是个小孩儿。”

听言,秦兮更加不满意,“哥哥,你比我大了七岁,不是七十岁!”

“干嘛总用一副老父亲的口吻说话。”

北御霆胳膊肘撑在沙发上,睨着她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小兮,你这比喻有问题啊,我要是比你大了七十岁,那该是你爷爷了,不是老父亲。”

秦兮:“故意抬杠是吧?”

“不敢……”北御霆笑着说:“怎么敢跟我家小女朋友抬杠,在家里,你最大了,我根本没家庭地位。”

秦兮听言,撇了撇嘴,“你也就嘴上这么说了,实际上,谁家庭地位能比得过你?”

他还不是处处压她一头,也就是嘴上说的好听而已。

北御霆:“小东西,你说话怎么这么没良心啊,我对你不好吗?”

秦兮:“你对我好,不代表我家庭地位高啊。”

这是两码事好不好?

闻言,北御霆陷入沉思,静静的思考了一下后,他才说:“那对你而言,怎样才算是家庭地位够高?”

这总可以说吧?

“就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你都得听我的,要是不听话的话,我可以罚你跪搓衣板,跪榴莲。”

秦兮嘴上这么说,脑子里也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了北御霆跪榴莲和搓衣板的画面。

仔细想想,一向冷血无情,杀伐果断的北爷,跪搓衣板和榴莲……

简直是绝了。

北御霆冷眼看她,“你忍心?”

听言,秦兮耸耸肩道:“这不是你说的吗?”

“你都从哪儿学来的这些东西?”

北御霆发现自家小姑娘学坏了啊,都敢让他跪搓衣板和榴莲了。

这以后还得了?

秦兮:“网上学的。”

北御霆:“……”

啧,他总不能让她以后都不许上网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吧。

思考了一番后,他说:“如果我犯错了,你让我跪,我肯定跪,要是没犯错你也让我跪的话,就是不讲道理了……”

秦兮:“说什么呢?你要是没犯错,我怎么可能让你跪?我又不是坏女人。”

她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好不好?

北御霆:“说的也对。”

“我家小姑娘最讲道理了。”

秦兮:“……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总觉得北御霆这句话,不像是在夸他,倒更像是在忽悠她。

算了,不纠结这个问题了。

不管谁的家庭地位高,都是一样的。

如果北御霆是对的,那她就认错受罚,但如果是北御霆错了,那他就要受惩罚。

不管怎么样,他们都是平等的。

北御霆抬起胳膊,将秦兮圈入了自己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她,说道:“哥哥还挺累的,休息下。”

秦兮想到,他从飞机上下来,就没有合眼过。

自己就不再乱动,任凭他抱着。

不多时,秦兮耳边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。

靠在他怀里,还能听到他的心跳声,感受着他的脉搏跳动。

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。

佣人们做好了饭菜,端上了餐桌。

秦兮这才叫醒了北御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