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竟秦兮不仅可以从柴草神医手中,拿到香囊,还能给他只有柴草神医才能制作出来的解药,这些事,让他不得不怀疑她的身份。

“小兮,两年前,你拿到了柴草神医给你的香囊,两年后,我问你认不认识她,你说不认识,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啊。”

秦兮咽了咽口水,原来北御霆早就怀疑她了。

她结结巴巴的说:“那也有可能是我从别人那儿得到的香囊啊。”

“小兮,你是真的一点儿也不会撒谎,香囊是别人给的也就算了,就连两年前你给我的那颗解药,你也跟我说是别人送的。”

“柴草神医的东西就这么廉价?人手一样?把我当三岁小孩儿呢?”

秦兮:“……”

他居然什么都知道。

他还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!

这种行为简直让人发指!

秦兮脸黑,“难怪你愿意让我去救爷爷,合着你早就知道我身份了。”

北御霆刮了下秦兮鼻子,“我老婆这么厉害,我怎么忍心拆穿呢?对吧?”

秦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语!

他明明啥都知道,还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。

她还以为自己瞒天过海了呢。

结果现在情况这么尴尬。

不开心的低着头,表示不想理他了。

很快,车门被打开,北御霆弯腰,将秦兮从里面给抱了出来。

秦兮本能地勾住了他的脖颈。

北御霆低下头看着她,说道:“累了一个晚上,睡觉。”

听到睡觉这两个字,秦兮觉得……自己确实是有点儿疲惫了。

打了个哈欠后,抱紧了他的脖子,躺在他怀里。

像是想到了什么,对他说:“你不用阻止北家人告我……他们要告就让他们告,我手里有证据的。”

北御霆浅浅的嗯了声,“知道。”

回到房间后。

北御霆将秦兮温柔的放置在床上。

低眸看着她,薄唇轻启道:“小兮,对不起。”

秦兮闻言一怔,不明白北御霆这是怎么了,又为什么要跟自己道歉。

疑惑地皱了皱眉,开口道:“干嘛给我道歉?”

北御霆手指轻轻地揉着秦兮的发丝,语调沙哑低沉,带着几分无奈和酸涩,“把你牵扯进了北家,我的错。”

原来是因为这件事……

秦兮摇了摇头,“哥哥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,我是自愿帮爷爷的。”

何况,就算那人不是北御霆的爷爷,她也依然会救呀。

见死不救可不是她的风格。

北御霆性感的喉结滚了滚,低下头,轻吻秦兮额头,然后垂着眼皮看她,“小兮……谢谢你。”

秦兮抬起胳膊,搂住了北御霆的腰,“天都亮了,你也累了一晚上,休息吧。”

原本今天北御霆还要去老宅那儿守夜什么的。

但想了想,爷爷又没过世。

所以还是好好待在家里吧。

……

一天后。

北家人都在殡仪馆举办葬礼。

北御霆守夜不来也就算了。

连葬礼都不来,也不给爷爷送终。

北家人全都在骂他没有良心,大逆不道,被秦兮迷的神魂颠倒。

大家更加坚定的要将那个女人告上法庭。

就算她可能不用坐牢,但她这辈子也算是毁掉了。

北倾灵跟顾悠童还有联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